目前分類:【閃11/go系列】✁就想看你×××✁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總貴志』就是想看你無奈的樣子




    「我最討厭哥哥了啦!」

   放學時分,木戶川清足球部照常練習,可是當貴志部處理完班務之後進到社辦,就看見快彥匆匆從社辦跑出來,附帶一句大吼。

    又吵架了啊……這是貴志部第一個想法。

    這是他們剛升上二年級的那年,春天的時候快彥他們幾個一年級新生也加入了足球部,雖然大家相處的都不錯,不過偏偏就這對兄弟老是吵架打架。

     這對於身為獨生子的他,算是有一點羨慕吧?

    「這次又發生什麼事了嗎?瀧君?」走的長椅旁邊,果然看見正在生悶氣的總介,貴志部無奈地嘆了口氣,在他身旁坐下。

    「沒什麼,不過就是普通的鬥嘴而已。」撇開了視線,總介的聲音沒有什麼起伏,貴志部發現總介的手裡有一張紙,黑色的標題寫著的好像是一年級校外踏查的通知書。

    已經被撕掉了。

    「那個地點……不是!」看見上頭的地點,貴志部瞪大了眼睛。

    那是近期被報導出有凶殺案的地點附近的一座國家公園,他們一年級時也有去過,聽說歷年來都是去那裡。

    「學校怎麼還會選這個不安全的地方……難不成你們剛剛吵架就是為了這個?」貴志部皺了皺眉,凶殺案的事情尚未被釐清,可是對於一年級學生而言,在那種事情方面總是保持著僥倖的態度,加上愛玩的性格尚未收斂,也難怪會起衝突。

    ……不過他想,會起衝突的最大原因,果然還是這個不善表達的哥哥吧?

    「瀧君。」貴志部叫了對方一聲。

    「我不會去道歉的,省省吧。」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虛,總介站起身,原本穿著的制服在貴志部來之前就換成了球衣,他將長髮撥至耳後,轉身走出社辦。

    「……瀧君,如果很在意的話,我覺得只要好好解釋,快彥也會明白的。」貴志部拍了拍總介的肩膀,然後走到自己的置物櫃前換衣服。

    沒有直接要求總介道歉,貴志部的說法使得總介停住腳步。

    「我說啊……貴志部。」總介回過了頭,表情有些複雜。

    「嗯?」把制服退去,貴志部把球衣換上,一邊以單音詢問。

    「別再叫我瀧君了,會跟快彥那個小鬼搞混。」總介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彆扭,讓貴志部不禁又是無奈地一笑。

    「那麼,我叫你總介,可以嗎?」貴志部搭上他的肩膀,這是這一年相處以來兩人的習慣動作。

    「隨你高興啦。」有點羞窘地側過頭,總介無法否認的是,他確實因為貴志部叫他的名字而有點感到開心。

    那是從何時開始發酵的情感?

    他喜歡每次指揮隊伍時,貴志部臉上那抹認真的神情。

    他喜歡每次在不經意的小地方,貴志部格外細心的體貼。

    他喜歡每次自己和快彥那傢伙吵架時,貴志部總是笑得無奈的樣子。

    「喂,貴志部……」總介突然喊了貴志部一聲,貴志部詢問地看向他,總介頓了一下,「偶爾……也讓我叫你大河吧。」

    「明明平時叫也是可以的啊。」

    「囉唆死了,我會害羞不行啊?」

    「噗嗤!沒想到總介會大方承認自己害羞呢。」

    「啊啊煩死了!」


    少年的笑聲迴盪在風中。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圓京』就是想看你倔強的樣子



    圓堂第一次見到那孩子時,把他的身影與記憶中的某人重疊。

    那雙美麗的金色眼眸所散發出來的銳氣就和他的夥伴,豪炎寺也如出一轍。

    還是……忍不住感覺有點想念啊。

    圓堂站在場邊,視線飄向的地方不是正在追逐著球跑的隊員們,而是同樣在場邊喝水的劍城。

    「有事?」注意到圓堂的視線,劍城困惑地挑起眉。

     果然吶……連挑眉側過臉的動作都很相似。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我一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這樣很自然地邀約了。

    劍城那臉上的表情不知道算不算受寵若驚,可能是「監督是壞掉了嗎?」的成分比較大。

    不過圓堂也沒有給他回應的機會,隨手拿了一顆球,踢給了劍城。

    出自本能,劍城稍微側過了身,拉長接球距離以空氣的摩擦力抵消了球的威力後,接下了圓堂的傳球,可他仍然沒有相互傳球的意思。

    沒記錯的話,圓堂應該是守門員的……

    「別用那懷疑的目光看著我,雖然我的本業是守門員,但我也踢過前鋒和自由人兩個位置的。」圓堂當然知道劍城在顧慮什麼,畢竟他和豪炎寺如此相像。

    劍城沒有回應,只是勾起了興味盎然的笑,接著挑釁似的用腳尖把球挑高,兩邊膝蓋交互頂著球。

    圓堂見狀也只是微笑,一晃眼衝到劍城前方,劍城表情看上去像是有些訝然,但他努力保持著不動聲色,轉過身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圓堂露出懷念的神情,想當初他也是這樣和豪炎寺練球……他到底去哪裡了呢?

    劍城跑了幾步,發現圓堂呆愣在原地杵著不動,看向他的目光彷彿是在看著他,但更像在看更遙遠的地方,像是星子跌落了墨潭,深邃地不可思議。

    他在看誰?劍城回過頭,但他身後已經沒有人了。

    他在自己身上追尋什麼?為什麼胸口那樣的難受?

    無論是誰,都讓劍城感到沒來由的不快。

    「現在在和你踢球的人,是我。」回過神來,他才發現他已經奮力把球踢給了圓堂。

     劍城燦金色的眸子微微瞇起,他冷淡地說。

    圓堂一愣,相似的口吻以及那股氣質都讓他想起豪炎寺。

    吶……豪炎寺,你在哪?

    圓堂撐起了苦澀的笑容,接下了球。

    「我知道現在和我踢球的人是劍城,劍城京介。」當時為什麼自己會硬是把劍城拉進雷門呢?

    或許就只是想念了,那個人的容顏、氣息、舉止以及總是倔強的目光。

    「你的目光並沒有在我身上,如果是這樣,就少勉強自己和我踢球。」別開臉,他習慣性地把兩手插進了口袋。

    雖然想裝作毫不在乎,但他的眼角還是忍不住往圓堂的方向看去。

    圓堂看見劍城的樣子,不禁莞爾。

    曾幾何時,他已經能從總是望著他人的背影,到現在可以這樣與他們並肩?

    「那麼,我現在就把目光全部都放在你身上,可以嗎?」

    至少在這段期間……就一直看著你。

     圓堂將手蓋在劍城的髮頂揉了揉,不意外地看見對方想拒絕可又不敢的彆扭表情。

    就只是想、看你倔強的樣子罷了。


       By冬翎  104/10/20


-


給Dennis的點文。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豪吹』就是想看你溫柔的側臉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京天』就是想看你燦爛的笑顏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京蘭』就是想看你生氣的樣子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