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 糖煮秋季

 

 

結果一個星期後感冒的是紫原,那是連日汗沒擦乾又吹了冷風的結果。

 

不過反應遲鈍如紫原,他還是照常吃著零食、睡覺、放學後練球,除了手腳好像有點無力之外,他沒有其他不舒服。

 

可聽說失誤增加了,走路也一直撞到東西,真不知道要不要緊?

 

「阿敦?今天一直發呆喔?」在回家的路上,溫乃第N次回頭叫了紫原的名字,今天不斷走走停停,紫原也一直在放空。

 

「嗯——是嗎?」紫原感覺上還是有點無精打采。

 

「累得話我自己來吧?」溫乃擔憂地看了他一眼,白皙的手掌拍了拍紫原搭在輪椅把手上的手背。

 

「啊?溫仔坐好就好了。」紫原加快了腳步,往溫乃住的小公寓走去。

 

雖然溫乃還是不太放心,可既然紫原堅持自己沒事,她再問下去也只會被紫原敷衍過去。

 

到了家,她不忘囑咐紫原在沙發上好好休息,而自己則是到廚房去準備晚餐。

 

今天的晚餐是咖哩飯,把馬鈴薯和洋蔥切成塊狀,紫原討厭的紅蘿蔔則是細小的絲,把蔬菜和肉炒香之後再放入咖哩塊和水燉煮。

 

溫乃攪拌著鍋裡的醬汁,旁邊的鍋子裡煮得是白開水,是要用來氽燙花椰菜用的。

 

當溫乃正把晚餐盛好盤,要叫紫原來拿時,呼喚了幾聲卻沒有聽見聲音。

 

略微疑惑地回過了頭,她推著輪椅來到客廳,卻正好看見那抹紫色的身影從椅子上倒了下來,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阿敦——?」桃色的眼凝滯了,聲音也模糊不清,她想彎腰把紫原扶起來,但一個二米零八、體重幾乎滿百的男人哪是一個纖弱的女孩子能夠扶起來的?

 

「阿、阿敦?等、醒醒啊!」溫乃晃了晃紫原的肩膀,指尖觸及的地方燙得嚇人,「怎麼辦……」

 

該、該怎麼辦才好?

 

溫乃看了看四周,桃色的眼盈滿慌亂和不安,纖細的長指緊抓著制服的裙襬。

 

她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沒有行走的能力……等等,她怎麼能恨?

 

「還是先把阿敦放到床上……」打斷了偏離的思緒,溫乃晃了晃腦袋。

 

對了,請人來幫忙!

 

請……誰?

 

溫乃翻出紫原的手機,電話簿裡面有幾個她不知道是誰的名字,知道的也都不在秋田。

 

著急加上恐懼,有好幾次手機都差點從手上滑掉。

 

倏地,她看見一個有點眼熟的稱呼。

 

「啊!這個名字是……!」這名字是她難得比較有印象的,溫乃沒有想太多便按下撥號鍵。

 

『喂?敦,怎麼了嗎?』溫潤的嗓音從聽筒傳了出來。

 

是冰室。

 

「喂,請問是冰室君嗎?」以兩手緊握穩住手機,溫乃抖著聲詢問。

 

『是,你是……淺川桑?』冰室有些疑惑地給了肯定答案,那名有著柔柔笑容的少女會用這麼慌張的語調說話,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現在方便嗎?阿敦在我家昏倒了,好像發燒了的樣子。」她慌慌張張地報了地址,在得到對方幾句安撫後才漸漸冷靜下來。

 

掛斷了電話,溫乃去找來了溼毛巾,貼在紫原臉上試圖給他降溫。

 

「果然還是得去趟診所吧……只是要怎麼帶阿敦去呢……」她就算了,冰室應該也沒辦法把紫原背起來,所以還是要等他清醒吧?

 

看著一時半刻是醒不過來的紫原,溫乃不禁有些眼眶發燙。

 

溫乃的住處離學校很近,人在宿舍的冰室很快就到了,門鈴聲響起。

 

「打擾了,敦呢?」冰室看來是跑過來的,說話時還帶著喘氣。

 

「在客廳那裡……我搬不動他。」稍微退後了些讓冰室進來,她領著冰室到客廳,倒在地上的紫原臉色紅潤,旁邊擺著裝了冷水到塑膠盆跟毛巾。

 

「有空的房間嗎?還是先躺沙發?」冰室把紫原的手臂繞過自己的肩膀,把那巨大的身板撐起來。

 

「先到我房間吧,有床睡比較舒服。」在沒有空房間的情況下,溫乃毫不遲疑地麻煩冰室把紫原扶到自己的房間。

 

溫乃的房間跟本人一樣洋溢著少女的氛圍,淺綠色的蕾絲窗簾、藍色圓點的床單、書桌衣櫃都擺飾著可愛的玩偶和吊飾,柔軟的絨毛地毯感覺相當舒適。

 

冰室小心地把紫原搬到床鋪上,溫乃則是替紫原蓋上被子。

 

翻出櫃子裡度退熱貼,溫乃給紫原貼上後就和冰室一起來到客廳。

 

「抱歉,突然把你叫來,吃晚餐了嗎?」溫乃已經比一開始紫原昏厥時鎮定許多了 ,她遞了杯茶給冰室。

 

「還沒,謝謝你了。」冰室接過了微溫的馬克杯,他看了眼正把可能原本是晚餐的咖哩飯放進微波爐的溫乃。

 

「不會,那個……反而是我麻煩你了。」稍微停了會兒,溫乃把盤子放到冰室面前,連同餐具一起。

 

「老實說有件事我很想問……你們兩個的關係感覺上不太像一般的青梅竹馬呢。」冰室挖了一口咖哩,裡頭的蔬菜燉得相當軟爛,胡蘿蔔更是幾乎吃不出來,肉熟得恰到好處,花椰菜則是清脆爽口。

 

果然是很擅長烹調。

 

「我想,可能更傾向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吧?」由於不餓的關係,溫乃只是給自己添了一杯茶水,她苦笑著以指尖劃過杯緣,深褐色的茶水映照出她的面孔。

 

「你不說的話,敦不會知道的吧?況且,我不覺得敦對你沒那個意思。」就冰室這一個星期下來的觀察,能讓紫原每天都這樣接送的女性,多半都會認為是喜歡的人吧?

 

而溫乃就更明顯了,他真的紫原的老家在東京,而紫原和溫乃又是青梅竹馬。

 

也就是說,溫乃是跟著紫原一起過來秋田唸書的。

 

能做到這樣,想澄清兩人之間只是普通的兒時情誼,怎麼想都不太可能。

 

「阿敦對我不是那個樣子的。」溫乃一愣,隨即有些尷尬地笑了。

 

她往後退了一些,少女靠在椅子上的雙腿完全進入冰室的視野。

 

「因為阿敦一直認為,會造成我無法行走的原因,是他害的。」完全沒有隱瞞的意思,她甚至認為讓紫原的隊友知道也好,總會有時開玩笑時不小心提到的疑慮,那麼乾脆一開始就讓他們知道真相。

 

「喔?」也看出溫乃有打算明說的意願,冰室只是發出了單音表示自己有聽見。

 

「好像是之前,幼稚園大班的時候……」

 

她的目光不禁飄向了房間的方向。

 

 

--

 

 

是那個我們一起走過的秋天,有點微涼,卻覺得很溫暖。

 

但是……卻也是讓我刻骨銘心一輩子的秋天。

 

癱瘓這個詞是我一直覺得遙不可及的,不過要是我這麼說的話,你一定會很自責的吧?

 

沒有關係的,已經沒事了。

 

已經……該過去的都過去了。

 

 

 

「你是紫原君吧?我叫淺川溫乃,住你家隔壁的,請多指教。」今年六歲的溫乃露出親切可愛的笑容,朝著正在吃點心的紫原伸出手。

 

她剛搬來這附近,媽媽叫她先來跟隔壁鄰居打招呼。

 

由於家裡是經營餐飲業,她也順道帶了自家製作的點心過來。

 

——?誰?」被媽媽趕出來到自家門口的紫原咬著玉米棒,不甚在意地打量了眼前的女孩一眼。

 

這個就是剛剛媽媽說叫他好好去打聲招呼的人嗎?

 

身上有甜甜的香味!

 

鼻子向來很靈的紫原突然湊近溫乃,抽動的鼻子似乎是在嗅聞著溫乃身上的氣味,活得像個變態的動作在紫原身上卻感受不出任何帶有色彩的意味,像是純粹好奇的狗兒想確認剛加入的新同伴是否帶有惡意。

 

「那個、我有帶牛奶糖,要吃嗎?」歪著小腦袋,也不覺得這樣的動作有什麼不妥的小孩就這麼把牛奶糖拿出來,塞進了紫原手裡。

 

「就是這個味道!甜甜的。」沒有懷疑地就把糖往嘴裡塞,紫原露出幸福的表情。

 

對於紫原的舉動有些呆愣,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溫乃在怔了下後恢復原本明媚的笑容。

 

「好吃嗎?」雖說從紫原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來,不過身為點心製作人的她還是多少希望可以聽見一些讚美。

 

「啊……還不錯吧?只是我比較喜歡玉米棒的味道。」當然沒察覺小女生心思的紫原嚼了兩口,嗯,有點太甜了。

 

這句話說完不到三秒,一記暴栗立刻打在他頭上。

 

「笨蛋!你在人家妹妹面前說什麼?」聽見門外說話聲的紫原家三個孩子也走出門外,一拳打在紫原敦頭上的是紫原家唯一的女兒,漂亮的紫色馬尾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晃。

 

「抱歉,阿敦他不太會說話。」紫原家大哥則是一臉歉意地對著溫乃說道,溫乃則是搖了搖頭表示沒關係。

 

接著讓紫原家兄妹目瞪口呆的是,溫乃一把抓住了紫原敦的手,精緻的小臉上是認真無比。

 

「我一定會讓你從此喜歡上我做的點心的,『阿敦』。」

 

莫名直拗起來的女孩如此說道。

 

那是個充滿麵粉和糖粉氣味的季節,濃厚富足的秋天甜味瀰漫了鼻尖。

 

 

 

   By冬翎 105/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