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號009.666

 


  「在哪裡?」黑色長髮的少女著急地走過一排又一排的書櫃,她手上拿著一個小手電筒,因為圖書館的地下室是禁止進入的,所以沒有開燈。

  「太陽就快要落下了……得快點找到才行!」纖細的手指劃過積滿灰塵的厚書,書本晦暗的色彩總算出現一點清明,紙片用透明膠帶黏在書背的部分,那裡顯示著書籍的編碼。

  她的焦急除了時間上的緊迫之外,還有擔心做壞事被發現的成分。

  原因很簡單,因為少女所在的地方是學校圖書館的禁書區,平時是禁止進入的,她透過與圖書館管理員良好的交情,趁著聊天時對方不注意摸走了地下室的鑰匙。

  學校最近有個奇怪的謠言,說是在放學之後到夕陽落下前的這段時間內,到地下室的禁書區找到編碼『009.666』這個分類號的書,把寫有『願望』的紙夾進書哩,再把書放回去。

  接著要在太陽下山之前趕快離開圖書館,願望就會實現。

  這個是真的嗎?

  她不曉得,只因為這件事情是她的朋友拜託她的,所以她必須要完成。

  由於緊張又害怕被發現,少女的心臟碰咚碰咚地跳著,呼吸急促紊亂,眼前像是發昏一樣地模糊不清。

  「啊……找到了!」好不容易找到書,少女急急忙忙地翻開其中一頁,找到事先準備好的小紙條,正要夾進書頁裡的時候,一張黑色的臉露了出來,鮮黃色的貓眼盯著她的臉看。

  被嚇得措手不及,少女把書丟出去的同時也跟著尖叫。

  詭譎的是,被少女扔出去的書也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兩道悽慘的尖叫聲在封閉的地下室裡造成很大的回音,估計外面也聽見了吧?

  ……心臟好痛。

  像是被刻意放大的心跳聲佔據了所有的聲音,門口好像有腳步聲在靠過來,還有不知道是詢問還是斥喝的聲音,全部都化成刺耳的噪音嗡嗡作響地在耳畔響起。

  死亡的喪鐘起,強風吹起了書頁,很奇怪喔,這裡明明是地下室。

  『我希望××班的×××去死。』

  蒼白的紙片在昏黃的小燈下緩緩落下,在那同樣蒼白的手指邊。


--



  「聽說學校最近又有奇怪的傳聞出現了呢。」幾個女同學邊擦著手,邊從廁所裡走出來,談笑間討論著最近學校的八卦。

  「我知道我知道!那個編碼『009.666』的事情對吧?聽說當時死亡的學姐又回到學校來了呢!」其中一個綁馬尾的女生豎著漂亮的食指說道,她可是新聞社的主力成員,學校的大小事她都略知一二。

  「欸?你說當時心臟病發過世的那個學姐嗎?怎麼可能!一定是看錯吧?」她身旁的公主頭少女蹙著眉毛,推了推自家好友。

  據說前年暑假期間有個二年級的學生跑到學校圖書館的禁書區去,因為位在地下室的緣故通風不良,結果心臟病發作去世了。

  學姐的名字不太清楚,只聽說她為人不錯、文靜乖巧,對老師同學都是溫和有禮的態度,同時也是數理資優班的學生。

  當時那個學姐要拿得是一本研究犯罪心理的書籍吧?剛好編碼是象徵惡魔數字的666號,才造成了留言滿天飛的狀況。

  「不不不,你太沒有想像力了,這個聽起來就是標準的怪談內容啊!聽說那個時候在現場撿到了一張詛咒紙條呢。」短髮的女孩裝模作樣地挺著胸,感覺上是個喜歡鬼故事的大膽類型。

  那娟秀的字體經過驗證,確實是那學姐的筆跡,但是被詛咒的那個同學平時明明與她交情良好,怎麼會被詛咒呢?

  「討厭啦別說了,總覺得身旁涼涼的啊……」公主頭女生搓搓手臂,噘嘴對著好友們說道。

  那兩人邊笑鬧著走在前頭,她們都是膽大八卦的類型,可偏偏她膽子小,所以兩人刻意繞過她去討論那個涼意颼颼的話題。

  「真是的……今天晚上跟弟弟擠一間房好了……」她咕噥著要往前追上好友們的腳步,但在此時,一隻略顯蒼白的手抓住了她。

  「哇啊!」一感受到有什麼碰到自己,她立刻尖叫一聲。

  「怎麼了嗎?」馬尾女生聽見聲音,回頭過來問。

  「沒、沒事,你們先回教室吧。」她乾笑幾聲,真是太丟臉了,居然就這麼大叫出來。

  「呃、那個……」有點尷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林子宣無奈地搔了搔臉頰。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她打量了林子宣幾眼,跟自己一樣的黑髮妹妹頭,髮尾應該是有特地燙過,形成一個內彎的好看弧度,不過臉長得就挺普通的,感覺有點眼熟,班裡同學嗎?

  他們今天剛分班,對自家同學們還不是那麼熟悉,只是剛好她們三人死黨被分配在同一班。

  「你的手帕掉了。」遞出白色還有小蕾絲花邊的手帕,林子宣試圖裝出一點和善的笑容,她可沒有被女孩子用淚汪汪眼神盯著看的嗜好。

  「啊……謝謝。」公主頭女生道了謝,「我是1032號的言舞,你好。」

  言舞露出可愛的笑容,水藍色的圓潤大眼笑瞇瞇地看向她。

  林子宣知道這個女生,在二年級算是挺有名氣的,由於外表亮眼同時是管樂隊的成員,在學校很容易吸引他人目光。

  「你好,我叫林子宣。」她也回以善意的笑,映在那張略顯蒼白的臉上。

  「要一起回教室嗎?」言舞想了想,突然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好,於是便邀對方一起回去。

  「不了,我是來幫老師做事的,你先回去吧。」林子宣輕輕地搖搖頭拒絕,轉身往走廊另一頭走過。

  言舞捏緊了手帕,看著林子宣離開的方向,水藍的眸子透露出一點困惑的神情。

  「手帕好冰……」指尖所觸及的是剛才對方拿著的地方,即便不久,多少會殘留一點炎炎夏日的體溫才是,但言舞摸到的是像剛從冷凍庫拿出來那樣全然的冰冷。

  明明是夏天。




By冬翎  105/8/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