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午休時間的圖書館很安靜,比下課和放學時間稍微有人進進出出的時候還要再安靜一些。

  紥著米白色辮子的少女踏著輕盈的腳步,手上捧著一本老舊不堪的繪本,薄薄的不厚,裡面零零散散地夾著許多草紙。

  「請問我能坐這裡嗎?」少女輕聲地詢問,她詢問的對象是坐在座位區的一個黑髮少女。

  看書到一半被突然打斷的林子宣聽見那輕輕柔柔的嗓音,她抬起頭,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便映入眼簾。

  「請坐。」雖然不知道明明還要許多空位,對方卻執意要坐到她對面的理由,林子宣還是彎起和善的笑容,對她這麼說道。

  「謝謝。」 她聽見椅子被拉開是稍微摩擦到木質地板的聲音,還有那溫和好聽的道謝。

  她們之後就沒有繼續交談,也不完全是為了保持圖書館的安寧,也有部分是因為她們壓根不認識。

  林子宣安安靜靜地翻閱著自己手上的書,全部都是外文,也沒有插圖,從旁人來看很難看出她在讀什麼書,但她本人看起來讀得津津有味的樣子。

  白髮少女則是拿著一隻筆,不斷在那繪本的內頁塗塗寫寫,自動筆筆尖摩擦著紙張發出沙沙沙的聲音,她全神貫注地注視著眼前的畫面。

  午休結束的鐘響了,但兩人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要上課了,你不回教室嗎?」那女生淺笑著對林子宣問道。

  「不,我打算蹺課。」林子宣搖了搖頭,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你呢?你也蹺課嗎?」

  「咦?蹺課嗎?」少女如同林子宣所想得稍微瞪大的眼睛,畢竟兩人看起來就是個乖乖牌的女生,蹺課這個詞一點都不適合從她口中說出。

  「騙你的,只是下午請了假來這裡看書。」林子宣也沒有要玩對方的意思,她們又不熟 開玩笑適可而止就好,「你呢?你看起來不是會蹺課的人。」

  「啊,其實我在休學期間,只是偶爾會來圖書館看書畫畫。」少女很配合地笑笑,她的臉色有點蒼白,看來身體不太好的樣子,「穿著校服就可以在早上輕鬆混進來了。」

  她頑皮地板眨了眨眼。

  「我叫林子宣,雙木林,孩子的子,宣是宣示的宣。」林子宣對少女很有好感,便自我介紹道。

  「我叫柚澄,柚子的柚,澄澈的澄。」白髮少女,柚澄淺笑著說道,「請多指教喔,子宣。」

  「很特別的名字。」林子宣下了評語,「你都在畫些什麼呢?」

  「學校的人事物,我很喜歡觀察學校的事情,特別是一些怪事。」柚澄話匣子好像被這個話題給打開了,隨著笑容她臉上浮現可愛的酒窩,「子宣也知道的吧?最近又開始傳009.666的那個故事。」

  「你說那個會幫忙別人詛咒他人的學姐嗎?」林子宣偏了偏頭,看樣子不排斥這個話題。

  兩人一下子在圖書館聊開,反正這個時間也只有她們兩個和圖書館管理員在,不怕影響他人。

  她們聊了很多和學校相關的事情,物理老師跟化學老師總是在課堂上提起彼此啊、音樂老師仍然很努力跟主科老師較勁等等。

  「不過啊,我覺得那個學姐應該很渴望有朋友吧?」林子宣指尖輕輕劃過書緣,黑框眼睛底下的雙眸眼睫垂下。

  「怎麼說呢?」柚澄歪了歪頭。

  「會為了想幫助別人而不惜弄髒自己的手,大概是因為感到寂寞的緣故。」林子宣闔上書本,書本封面以艱澀的外文寫著犯罪心理學,「這種人不是很多嗎?為了不得罪人,所以自願接下所有的麻煩事,但其實沒有任何人把他當成朋友看。」

  「這麼說好像也對呢……」柚澄聞言點頭地道,隨後她抬頭看了一下時鐘,時間已經接近下午五點。

  「我該離開了,今天很開心,謝謝你陪我聊天。」柚澄把自己的文具和其他東西收拾了下,起身。

  「我也是,也許下次還會遇見。」林子宣回應,她其實也差不多要走了,等等會有其他學生陸陸續續來晚自習,她不喜歡待在人那麼多的地方。

  在柚澄離開之後,林子宣穿過人群,也許是因為瘦小的關係,一路上她沒有阻礙地就走到了教學大樓去。

  果不其然又看見言舞一個人做著清掃工作。

  「大家又把工作推給你了?」林子宣無奈地環著手,看著言舞一個人揮舞著掃把,被灰塵弄得噴嚏連連。

  明明就是過敏體質的。

  「不是啦,是我今天值日……」言舞呵呵地笑著,打算矇混過去,但林子宣知道言舞的名字已經被寫在值日生欄位好幾天了。

  ……唉,算了,我幫你吧。」也過去拿了一枝掃把,林子宣從教室另一頭掃起。

  「子宣……嗚,真的很謝謝你!」言舞原本想婉拒林子宣的幫忙的,但看她不容拒絕的樣子也只好讓她去掃,而她能做的是道謝。

  「反正只是掃地而已,拖地還是歸你喔。」眨眨眼,她故意這麼說,因為她知道言舞會過意不去。

  「咦?是、是的長官!」言舞漾著可愛的笑容,作出了行禮的姿勢,然後提著水桶去打水。

  言舞跑出去之後教室安靜下來,林子宣默默地掃地,地板很髒,到處都是操場那裡帶過來的紅土,還有紙屑之類的小垃圾,明明言舞每天都掃得很乾淨,可是隔天又會變得髒兮兮。

  她不禁為她感到可悲。

  好不容易合力把教室打掃乾淨,言舞一邊收拾掃具,一邊跟坐在講臺上看書的林子宣聊天。

  她手上那本是在圖書館沒有看完的書。

  「子宣在看什麼書呢?」言舞好奇地問,她對於外文真的是一竅不通啊。

  「犯罪心理學,內容很有趣。」林子宣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把那本書拿起來揚了揚。

  「哇啊全部都是外星球文字啊!眼睛會融化!」言舞誇張地捂住雙眼,戲劇化的動作表情跟語氣讓林子宣忍不住笑了起來。

  「等等,太誇張了!」對於言舞這個可愛又好笑的女生,林子宣總是會因為她而嘴角失守。

  「才不會呢,那種書對我來說殺傷力太強大了!」言舞撇撇嘴,背起書包,「好啦,我陪你回學校宿舍吧!」

  林子宣好像跟她提過她是住宿生的樣子。

  「不用了,陪我走到樓下就好,你就不用多跑一趟。」林子宣搖搖手拒絕,言舞放學的時間已經夠晚了,太晚回家對女孩子來說不安全。

  「人家想多跟子宣待一會兒嘛。」鼓著嘴,言舞的表情一直很豐富,林子宣也享受著這樣的互動相處。

  不過她們還是在教學樓樓下分開,主要是因為天色開始晚了。

  「掰掰,明天見!」言舞揮著手,林子宣也回以笑容。

  就像普通朋友那樣。

 



By冬翎  105/8/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