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花太已經盤據藝能科大樓的男廁好一段時間了,最近通過排水管可以去到更多廁所,地逐漸增加讓他最近很開心。

  但是就是有個小小的缺點——會遇到其他居住在這學校的鬼。

  例如現在外面那個。

  「花——君!你開門嘛!你忍心看見一個超級美少女就這麼在男廁失禁嗎?」清脆甜美但內容糟糕至極的聲音從門板外頭傳來。

  「給我去女廁啊……不對!你已經死了,才不會失……、失禁!」他深吸了好幾口氣才把那個尷尬的詞語說出口,「總之,我絕對不開門!」

  其實柚澄即使不問也還是能自由進出這裡,花太不明白的是,為何硬是要徵求自己的同意?

  廁所又不止這裡,何況既然是女孩子就應該去女廁才對吧?

  透過門縫盯著那名擁有米白色髮絲的少女,陶瓷娃娃般的精緻面孔是容易引來他人矚目的類型。

  好危險啊,這樣沒有戒心的人。

  「花君——你真的不開門嗎?今天我可是做足了準備才來的喔!可是有好好喝水了喔!」柚澄挺著胸,自信滿滿地說道。

  不等花太回話,廁所小窗外出現一抹身影。

  「但、但是,明明水都灑到地上了……」弱弱的聲音從窗戶那裡傳來,綠髮黑眸的纖細少年坐在窗外的那棵大樹上,大樓裡的狀況從樹上看可是一目了然的。

  當然也看見了少女以極其弔詭的方式喝水,然後水全部穿透身體流掉的慘狀,好浪費。

  「沒問題的!我好想重溫上課時不能去廁所的那種痛不欲生的感——」少女一句話尚未說完,門板就碰地好大一聲地打開了。

  「夠了夠了夠了——不要再說了我開門就是了!」雖然耳朵是一片死白,但花太很罕見地有種耳根發燙的感覺。

  啊,今天還是開門了。

  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花太突然覺得很懊惱。

  「我就知道花君絕對不討厭我們!」少女很高興地抱住了他,一邊直呼著好可愛之類一些意義不明的詞。

  「所以你到底是來幹嘛的?」花太皺著眉,雖然柚澄三不五時就會跑來找(騷擾)他一番,不過今天連小秀都被她找過來了,大概是有什麼事吧?

  「人家今天遇到了怪談喔!」柚澄開心地笑笑,攤開一直捧在懷中的繪本,裡頭用鉛筆大略描繪出一個女性,長得絲毫不起眼,大眾臉的類型。

  「她看起來很正常啊?」花太對著圖畫端詳了下,左看右看也沒有看見哪裡奇怪的地方。

  「小秀有看見……是那個一直在走廊上徘徊的女生。」小秀插話道,圓亮的黑色眼眸眨了眨,他脖子上掛著一個小木盒,裡面裝著豆子。

  「對吧對吧?我懷疑她跟那個099.666事件有關!」柚澄豎起纖細的食指,把露出半邊骸骨的腰挺得直直的。

  「怎麼說?」花太知道柚澄的直覺一向很準,但他還是忍不住問。

  「因為她說了,那個學姐應該很寂寞。」

  柚澄神秘的眨眨眼。


--


  言舞覺得最近班上的氣氛怪怪的。

  大概是從自家兩個死黨兩人鬧翻之後的事情吧?那鬧翻的理由也實在很像什麼鄉土愛情肥皂劇就是了。

  馬尾女生,大家都叫她旻旻,因為涉獵的興趣範圍相當廣泛又常常有八卦消息,交友圈也很大,所以一直是學校同學們的焦點。

  短髮女生被朋友們稱作小奏,是田徑隊的黑馬,同時也擅長各種運動,與男生們的感情不錯,常常看見她絲毫沒有性別隔閡的和男同學追趕打鬧。

  旻旻的男朋友被小奏搶走了。

  言舞不曉得真實性,但是旻旻是這麼說得,她還透過自己的人脈,讓所有女生們一起排擠小奏。

  她整天都在接受旻旻的碎唸轟炸,聽她哭哭啼啼地說小奏的壞話,小奏乾脆每節下課都跟男生們去打球了,言舞想找她說話都沒有辦法。

  言舞突然發現,這種時候,她居然連一個可以討論這件事情的人都沒有。

  ……舞,小舞!」耳邊第N次傳來旻旻尖銳的哭聲,言舞覺得耳朵好痛,可是身為朋友,不聽旻旻訴苦感覺又很無情。

  「小舞你真的有在聽我說話嗎?還是你覺得我男朋友被搶走了,你其實在幸災樂禍?」旻旻捂著通紅的雙眼,大顆大顆的淚珠從眼眶裡落下,透過水珠折射後的旻旻的臉看起來很扭曲。

  「我、我沒有這個意思……」一聽見旻旻這麼說,言舞立刻慌張地搖頭反駁。

  「我知道你們一直都在嫉妒我!一定在嫉妒我人緣好,現在看我這樣狼狽你心裡很開心吧?」旻旻被一整天的糟糕心情弄得心煩意亂,看著言舞的臉,她忽然咬牙切齒起來,「虧我一直把你們當朋友看!」

  「我沒有!」言舞急急地說,她實在覺得自己很無辜,但是身為旻旻的朋友,不給旻旻一起罵小奏好像又不太妥。

  ……可是她也依然是小奏的朋友啊。

  怎麼辦?心裡有種好討厭的感覺。

  「不然這樣吧,小舞要證明你是我的好朋友,就幫我去做一件事!」旻旻抱住她的手臂,眼神認真地看著言舞。

  總覺得旻旻的眼神很混濁。

  「什、什麼事?」言舞不敢隨便答應,誰知道失去理智的旻旻會做什麼?

  「幫我用009.666這本書詛咒小奏!」旻旻按著言舞的肩膀,用只有她倆能聽見的音量輕聲說道,像是魔女蠱惑的毒藥那樣麻痺了言舞的大腦。

  「這、這種事情……」用了詛咒書會死掉吧?而且為了這個詛咒別人也太……

  「你說你是我的朋友的!」旻旻憤怒地猙獰了面孔,抓住她肩膀的手指也縮緊。

  「我、我知道了……」言舞弱弱地回了一句,隨即看著旻旻興高采烈地走了,她的大腦還是一片混亂。

  對了,去找子宣吧!也許她能幫忙想想辦法。

  言舞腦海中浮現了那名可靠少女的面容,清晰可見,黑色的妹妹頭,不特別出眾但相當和善的五官,溫柔的聲音。

  不過子宣……咦?她是哪一班來著?

  言舞一愣,她好像從來沒有問過林子宣任何有關她的事情。

  她努力再多思考一些跟林子宣相關的事情,可是她驀然發現子宣的臉開始有些模糊。

  那種感覺就好像寫一個字,看久了會覺得這個字不該這麼寫。

  不然去問問看老師好了,也許老師們會知道她!

  言舞向來是腦袋想到就去執行的行動派,她很快地走到老師辦公室,但問來問去不是得到一個很難看的臉色就是說不知道。

  「同學,學校裡沒有叫林子宣的人。」其中一名男老師面有難色地說道,「兩年前確實有這名學生,但她已經過世了。」

  林子宣的臉剎那間打上了馬賽克,模糊地讓她無法想起任何細節。

  言舞頓時瞪大雙眼。



By冬翎  105/8/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