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友人

 



放學後,由於召開教師會議的緣故,現在的辦公室裡一個人也沒有。

「果然是她啊。」白髮的少女坐在老師辦公室的桌子上,她的身影看起來相當單薄輕靈,沒有絲毫重量。

確實也沒有重量,柚澄已經死了很久,現在留下的也只是一抹淺淺的影子。

她翻閱著一本厚厚的資料夾,纖細的指尖彷彿揮舞著指揮棒似的凌空劃圈,弄出陣陣陰風翻動頁面。

書頁停留在一頁學生資料上,右上方的證件照,照片裡頭的少女一頭烏黑的過肩短髮,整齊的妹妹頭下帶笑的目光沒有被厚重的眼鏡遮擋,長相稱不上賞心悅目、極其普通,但給人一種溫柔舒服的感覺。

姓名欄上是藍墨水的原子筆填寫出來的名字,娟秀的字體寫著『林子宣』三個字。

她手邊還有一本畢業紀念冊,三年十五班是數理資優班,充滿數理符號的頁面設計可以看出班級特色,他們班的班級合照左上方有個小圓圈,和學生資料一樣的證件照被填進了圓框裡。

轉學或是中途離開班級的人會被放進那個位置。

也就是說,林子宣中途離開了班級,理由很簡單。

特殊疾病欄裡,心臟病的選項被勾選了。

「你在做什麼?」寂靜的辦公室突然響起了聲音。

臉色比初遇時還要蒼白許多的面容出現在辦公室門口,柚澄沒有訝異對方的出現,林子宣的活動範圍本來就是在日落前的走廊、教室或圖書館之類的。

日落前。

「啊,是子宣啊。」柚澄笑盈盈地回過頭,略微透明的襯衫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有點透光,腰側詭譎萬分的骨架也顯露出來,校服裙子底下那雙被撕裂的大腿勉強以皮膚連接起小腿。

她看見林子宣露出恐懼的表情,柚澄雙手捧著頰,露出感嘆的臉。

「好久沒有看見對我的厲鬼模式露出害怕表情的人了啊……花君啊、小秀啊都不會嚇到真不好玩。」柚澄一臉哀怨,她用手指理了理那頭米白的髮絲。

也許有人在撞鬼時會覺得為什麼死去的人類看起來都死狀悽慘、彷彿厲鬼一樣?

不過只是因為維持這個模式對他們來說是最不造成自身壓力的方式,否則要保持完整的人形可以很累鬼的。

「對了,剛剛有個叫言舞的女孩子在找你喔,剛剛好像跑去圖書館了。」豎起食指偏過頭,柚澄說道,「太陽快要落下了,再拖下去會出事喔。」

辦公室裡頓時只剩下柚澄一人的氣息。

「好了,那接下來去找找那兩人吧。」

漾著開朗的笑,柚澄也離開了辦公室。


--


「在哪裡?」言舞焦急地四處張望,不斷響起的跫音在封閉的地下室來回盪漾,空色的眼眸左看右瞧,卻一直沒有找到想找的那本書。

那本編碼『009.666』的書。

距離日落的時間越來越近,言舞在烏漆麻黑的地下室裡繞來繞去。

怎麼辦?她還沒有完成旻旻拜託她的事情,這樣旻旻會不會絕對她不夠朋友?

她焦急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言舞平常絕對不會靠近這種陰森森的地方,紙張墨水的氣味混雜著一股霉味,全部化為擠壓肺部到空氣。

驀然地,她聽見什麼聲音。

不、不會是老師吧?還是其他的……

不會的!不會有其他什麼東西。

 

下意識起了防衛意識的言舞隨手拿了放在角落的掃把,一邊祈禱著掃把精靈可以幫幫她。

 

是說有掃把精靈這種東西嗎?

「嗚嗚嗚嗚……那本書怎麼一直找不到……」言舞哭喪著臉,小小的肩膀顫抖著。

慌亂的情緒轉化成急促的呼吸,大腦像是打結的毛線亂成一團不曉得應該怎麼辦。

冰冷的溫度拍上了肩。

「呀!」言舞被這麼一拍嚇得高聲尖叫一聲,手裡的掃把也跟著大幅度地揮動,但後面那隻冰涼的手立刻就捂住她的嘴,把聲音阻隔在冰冷的手掌裡頭,掃把也因為突如其來的牽制而落空。

「你在這裡做什麼?」林子宣臉色不悅地問道。

「子、子宣?」言舞準確地喊出對方的名字,即使在很暗的地方,以她的聽力而言也能輕易分辨。

「快回家去!這裡是禁止進入的!」林子宣推著言舞的肩膀要往外面走,孰料言舞開始反抗起來。

「不行!我還沒有完成旻旻拜託我的事情,子宣先出去吧。」言舞猛地搖頭,反而勸林子宣先離開。

林子宣內心那一個氣結啊,要是她還能夠做到的話,現在估計是氣急攻心吧?

「你不知道那個流言的完整內容嗎?」林子宣無奈地把懷裡厚重的書籍攤在言舞面前,言舞依舊沒有看懂上面扭曲的蟲字,但至少她讀懂了那張白色的編號貼條。

009.666』。

「子、子宣怎麼會有這本書……是子宣幫我找的嗎?」言舞伸手想拿書,誰知林子宣倏地把書舉高,依照言舞嬌小的個子根本搆不到。

「傳說學校裡有一本詛咒他人的書,只要在放學之後、日落之前把詛咒人的紙條放進地下室裡那本編號『009.666』的書本裡,詛咒就會成真。」林子宣空靈的嗓音輕聲敘述道,「因為通常不會是太誇張的詛咒,所以只要被詛咒的人發生一些倒楣事就會被誤認是很靈驗。」

「直到有一天,我的『朋友』委託我去詛咒一個人,死亡的詛咒。」語音未落,言舞已經完全體悟到了。

林子宣這個人,已經死了。

「當時因為心裡充滿著罪惡感,加上時間限制導致太過於緊張,最後心臟病發就死了。」而這名幽靈正在和她坦白。

像是已經隱瞞很久了,壓抑了很久終於要說出來。

「大家害怕我的鬼魂回來報復,所以就改稱那本書為許願書。」林子宣輕輕觸及那本沉重的書本,微微透明的手指穿過了紙張,「那本書被我一直帶著,因為我害怕有人再被利用。」

「我也這麼傻過,一直把那些人當作朋友,欺騙自己有時候不過是朋友間的小打小鬧、開開玩笑罷了,但是……」她微微把雙眼瞇起,言舞這時才注意到,其實林子 宣眼睫毛很細很長,「對方根本不是這麼看我的,我一直到後來才知道,她不過是想利用我去試試詛咒別人死是否會成功而已。」

林子宣自嘲地一笑。

「後來那個利用我的人也死了,是自殺。」也許是罪惡感,抑或是同儕輿論壓力,「我一點都不感到難過,也曾經想過沒有把對方當作朋友的,說不定是我自己。」

「我不想讓你犯一樣的錯,因為你是唯一看得見我的人。」最後,她定定地看著言舞的雙眼,清澈透明的水色大眼中沒有映出她的身影。

也是,不可能的吧?

「我一直……一直把子宣看作是朋友……所以、所以子宣不要哭。」言舞伸手想碰林子宣的臉,但毫不意外地落空,她乾脆讓手懸在那裡,「我想跟子宣繼續當朋友,因為、因為子宣是珍視著我的,不會怕你的。」

林子宣睜大眼睛。

「我可以……問問子宣的墓在哪裡嗎?我想去看看子宣。」言舞微笑著說。

時間來到傍晚六點,外頭天色就要暗了。

幽靈少女已經不需要留下了。

……好。」很輕的應允伴隨著那本書『啪嗒』地掉在地上,翻開的那一頁用娟秀的字體寫著一串地址。

言舞撿起書,把那一頁寫有地址的地方以手機拍下,刺眼的閃光燈閃爍。

對了……當時看見那顆眼珠是誰的?

消失前,林子宣突然想起,但已經太晚了。

 

那雙偷看的眼睛,已經睜開。




By冬翎 105/8/10

 

--

 

這篇後續可以連接齁醬的我偷看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