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澄燁 起始的理由

 



側耳傾聽傳唱在歷史之中的歌謠仍在耳邊揮之不去

 

這是個戰亂的時代

 

冬澄燁坐在矮牆上橘紅的磚瓦成了斷垣殘壁前方是一片紅通通的戰火煙硝味的風傳遞著殘酷的私語

 

家人都死亡了,他自己一個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只好坐在城邊發呆

 

戰火的無情冬澄燁也不是不了解畢竟生存與否是個嚴肅的話題不論用再多法律禮節包裝人們終究是追求著最初的生存本能

 

就在冬澄燁胡思亂想著的同時一雙細白的小腿出現在視線範圍內他把視線往上移純白的布料托著姣好的身材對方是個女性飄逸的紫色長髮在一片血腥之中格外顯眼翡翠般的綠色眼睛顯示著對方與自己來自同個區域

 

但是看對方身上散發出的微妙氛圍,大概是新生種族吧?

 

「大哥哥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呢?」少女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銀鈴,可能是什麼精靈、妖精之類的混血兒。

 

 冬澄燁沒有回答,他打量著少女像是在評估著對方的危險性,他可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啊,要是少女突然發難他可是會直接『啪唧』變成肉醬的。

 

 「欸嘿!大哥哥不能說話嗎?」說這妹子看起來明明是個氣質少女,『欸嘿』這個語助詞完全不適合從她嘴裡說出啊。

 

 「不是我不能說話只是你不覺得我這張臉配上說出的話感覺很奇妙嗎話說其實我剛剛在想這算不算三無的一種啊無表情無標點無重點的感覺就很酷啊你說是不是」面不改色的吐出一串沒什麼重點的長句,冬澄燁不意外地看見少女臉上出現錯愕的表情,很顯然是大腦當機或是死機了。

 

 「呃、那個,我只是想問問你可不可以拿走這個。」少女愣了半晌,才想起自己原本的目地,她遞出一個金屬鳥籠的掛飾,看著上面繁複不已的花紋,感覺上就是什麼奢侈品。

 

「為什麼要給我這個鳥籠不過話說回來我超喜歡鳥籠的我以前家裡就有收藏好幾個不過不能給你看了因為我家被炸掉了。」冬澄燁一邊說一邊露出了一個算是有點落寞的表情,他的顏面神經不知道是不是在出生時受損了還是怎樣,常常做不出想作的表情。

 

「呃……因為這東西我帶在身上會帶衰,可是放在人類身上不會,又不能隨便丟掉,不然我的下落就會被找到。」少女顯然還是對於冬澄燁的話有點反應不過來,她也就乾脆挑出重點來講。

 

冬澄燁看著少女,像在評估著這段話的真實性。

 

「那就先謝謝你啦我真的超喜歡鳥籠的喔對啦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做冬澄燁。」收下鳥籠掛飾,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可以讓新生種族帶衰,不過因為造型他很喜歡人家又不需要,那收下也無妨。

 

「我叫蒼煢。」少女笑了笑,向冬澄燁揮了揮手,隨後像是來時般無聲無息消失了。

 

原來她混到的是阿飄血統嗎?

 

冬澄燁站起身,好像有追兵往他的方向跑來了,他得趕緊逃才行。

 

於是,戰火沒去了身影。

 

 

               By冬翎 104/8/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