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澄燁 / 無法兌現的承諾



+B選項結局

+我自己寫得很桑心(##



  有個人救了他們,冬澄燁腦子很亂,也沒有看清對方到底是誰,來不及道謝,他就離開了那片崖地。

  「澄燁?」溫德爾呼喚了他一聲,把發怔的他拉回神。

  「喔喔我們居然脫困了耶溫德爾真是太好了我們離開這裡吧這裡讓我好不舒服喔我想回家看看呢。」雜亂無章的句子讓溫德爾稍微放下心,至少冬澄燁看起來沒有什麼大問題,剛才的恍神或許是因為剛脫困吧?

  不過他說什麼?想回家?

  「我家在東邊那個小城鎮喔雖然被毀掉了很多地方但我想我應該還是認得出來吧我在那邊住了很久啊。」冬澄燁想了一下,他對於附近的地形還有點印象,雖然不太深……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溫德爾沒有反對,兩人走出森林,附近都是戰火蔓延過的痕跡,現下看起來是沒有太大的危險,應該是打完了。

  冬澄燁一路上叨叨絮絮地說著以前發生過的事情,在看見某些焦糊塊時會說說小時候的經驗,溫德爾只是一昧地聽,就像平常兩人的相處模式。

  「啊啊到了就是這裡喔你看那邊我媽媽以前都會擺上一盆花還有那邊是養綿羊的地方後面有塊很大的豬圈和菜園裡面種了很多紅蘿蔔但我討厭紅蘿蔔。」他細數著家的每一個角落,嘮叨個沒完。

  「吶吶溫德爾。」冬澄燁突然回過頭,毫無笑意的嘴角好像牽起了一點點弧度。

  「嗯?」放下了殘破的花盆,溫德爾回頭。

  「我們在旅行完世界各地的時候也找個小鎮住下來好不好?」

  很唐突的請求,碧綠的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認真。


--


  他沒有聽到答案。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剛才那都只是他的白日夢。

  在這最後一點時間裡,最後的一個幻想。

  冬澄燁仰頭,看著死命拉著他不放的溫德爾。

  「已經夠了。」

  他不知道他有沒有發出聲音,喉嚨乾澀的疼痛,痛得就好像溫德爾悲傷的表情就在眼前卻無法觸碰。

  他似乎聽見溫德爾拒絕的聲音。

  冬澄燁想起了那時無論他怎麼呼喊,也不願意回頭看他一眼的身影。

  寬大卻寂寞空虛,宛如那個堆滿屍體的房間,空蕩蕩的回音是他不斷呢喃的哭音。

  灼燙的淚水滴在時間的流裡,冬澄燁知道溫德爾總有一天會遺忘他然後離去,他不能自私地要求對方記得自己,只求風能撫平所以痕跡。

  「放手吧,溫德爾。」

  嘴裡說著違背心意的話語,他明白自己不甘心就這樣死去。

  可是比起自己的命,他更在乎溫德爾的。

  於是他掙開溫德爾的手,讓自己的身體隨著地吸引力落下,破風的刺耳在耳邊迴盪不去,他閉著眼迎接必然的死亡。

  好難受、好痛苦、好可怕。

  他不想死,不想死。

  他想繼續跟著溫德爾到世界各處去旅行,他們還有很多沒有一起走過的地方,還有很多沒有一起欣賞的風景。

  戰爭中總會有人死去。

  那麼至少——至少再一眼就好。

  冬澄燁睜開眼,視野所及的地方都是模糊的。

  已經多久沒有哭了?他不清楚,只是他現在想好好得哭,在死亡來臨之前——

  那是誰的體溫?

  指尖觸及的是誰的體溫?

  那個是誰的聲音?

  「澄燁,對不起。」溫柔的森林氣息包覆著自己,他所熟悉、接觸過無數次的味道。

  他不可能忘記。

  不想要、不想要溫德爾離去。

  「吶,晚安了,溫德爾。」他用力地抱住溫德爾的肩頸,僅有此刻,他感覺自己回到了過去。

  ——幸福無比。

  「等我醒來之後……再一起去旅行吧。」

  最後這個答覆,他也沒有聽見了。



  他想他知道當初父母給他的謊言了。

 




    By冬翎  105/3/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