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不要小看短刀的夜戰能力

 

 

點文者:柳河東

CP:初初跟一期

標題:這個給大大自由發揮

內容元素:我純粹想看初初喝醉酒後的發洩,抱著一期哥說心裡話,或純粹發酒瘋這樣。

補充:講到情深處一期要吃掉初初也無不可。

 

 

 

◇接續After。

◇R15(大概吧?((#

◇我沒有做到最後的恥力對不起Q///Q

 

 

 

 

 

 

  前一晚的酒宴,大夥兒喝得太過導致今天本丸幾乎停止運作,審神者也沒苛責什麼,就讓大家放一天假。

 

  「對了,昨晚初初去哪了?」螢丸捧著太郎太刀遞過來的解酒液,雖然他後來迷迷糊糊地回房睡下,但同房的人沒回來還是知道的。

 

  聽見這句話,初初沒多大的反應,倒是一期一振渾身震了一下,有些尷尬地別開了視線。

 

  「一期哥怎麼了嗎?」這是鯰尾的聲音,好看的水晶紫眼眸眨了眨,關心地問。

 

  「呃、我沒事……鯰尾快吃飯吧。」一期勉強地笑了笑,心裡卻暗暗鬆了口氣。

 

  昨晚太過瘋狂了。

 

 

 

 

  抱著初初準備回房梳洗,懷裡的孩子仍斷斷續續地反胃,一期一振輕輕地拍著他的背,絲毫沒有在意酸臭的液體濡溼衣服。

 

  他花了點時間才把兩人都整理乾淨,一期打算送初初回房去睡,卻被那小手扯住了衣服。

 

  漂亮的藍紫色眼眸裡是醉意的微醺,暈染了朦朧的水氣,臉上的酡紅尚未退去,初初比稍早前清醒了一些,他站在原地沒動,顯然是不想這麼早離開一期一振的房間,抑或是說,身邊。

 

  「怎麼了?」一期柔聲詢問,有鑑於不久前才被這個弟弟直接推倒,他僅有保持著牽著初初的姿勢。

 

  矮個子的小短刀一言不發,張開雙臂抱住了他的腰,白嫩的小臉輕輕地蹭著,隔著薄薄一層衣料,一期能感受到初初因喝酒而燥熱的體溫,和他的溫度攪和在一起。

 

  他的手被握住了,細細的吮吻從指尖密密麻麻地往上,溼潤溫熱的觸感蔓延到手腕處,接著是食指被含住。

 

  那是極度不真確的親吻,彷彿是想藉此來確定他的存在似的,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到底是從哪裡學來這些?一期一振無暇去想,滿腦子只有希望其他的弟弟們不要在這時闖進他的房間裡。

 

  「……終於不用隔著窗戶。」良久,一期才聽見初初極細微的聲音,「不用隔著窗戶就可以看見一期哥,不用羨慕地聽著其他兄弟喊著一期哥的名字,不用掩飾就可以開心地大笑,還可以像現在一樣……抱著一期哥。」

 

  少年青澀的嗓音發顫,酒醉逼著他說出平時絕不輕易提起的話語,大腦混亂得像是一團漿糊,他曾經花了百餘年的時光來組織第一句和一期一振見面時想說的話,然而那句話在看見水色的青年時就被他忘得精光。

 

  「怎麼突然說起這個呢?」一期倏地一愣,他放柔的表情,蹲下身子輕輕拍了拍初初柔軟的髮頂,見狀,少年直接挨進一期懷裡。

 

  「因為喜歡一期哥……」

 

  一期清楚這只是酒醉的一時糊塗。

 

  「今天就好,想跟一期哥一起睡。」初初緊緊抱著一期的手臂,眼神閃爍著。

 

  溫厚的掌心蓋住了顫抖的長睫,一期嘆了口氣,不能給這個看起來乖巧溫順的弟弟喝太多酒這個教訓他是記住了。

 

  沒有拒絕,一期鋪好了床,兩兄弟窩在不算太大的被褥裡頭,初初一個勁兒地往一期身上鑽。

 

  「初初好喜歡一期哥……」軟嚅的輕喃搔癢著耳畔,「從那個時候就在想著,可不可以跟一期哥一起睡?像現在這樣,想對一期哥說……」

 

  「終於見到你了。」

 

  那是一期第二次被吻,天下一振吉光難得地窘迫,一片醉心的藍紫美目深深地倒映出他的身影,小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輕滑過。

 

  那個不輕不重的句子輕易地敲開一期的心窩,他向來寶貝著所有的弟弟們,而對於初櫻吉光這把刀的關心早就因為愧疚和其他帶有色彩的想法,滿溢出來太多。

 

  於是他回應了初初的吻,按住對方的後腦杓讓舌尖若有似無地觸碰,不帶任何雜質的、只為感受對方而親吻。

 

  初初被吻得氣喘連連,通紅迷茫的小臉令一期失笑。

 

  額心貼額心,兩條手臂纏上了一期白皙的脖頸,一期看見初初露出了笑,旋即他被壓到了身下。

 

  所以說這是什麼令人驚恐的發展?

 

  一期臉上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不要小看短刀的夜戰能力,特別是對太刀來說。

 

  喝醉的弟弟不能惹。

 

  櫻色的長髮似瀑布地垂下,平時包裹在黑色絲襪的細瘦小腿舉起,光裸好看的足尖壓住了一期欲反抗的雙手。

 

  小手在他的胸膛遊走,一期鮮明地感受到即便初初長得和女性有多相仿,也還是不改他是把刀的事實,微涼的手指帶有長期練劍的薄繭,粗糙地勾引著他的思緒。

 

  食指在胸前的紅點打著圈,一期不知道那是不是故意的,卻從這個小動作感受到壓力,他抿了抿唇,幾乎是想伸手抓住那恣意作亂的手,蜜金色的眼眸黯了幾分,一期坐起身。

 

  單薄的浴衣被左右扯開,露出凹陷的鎖骨,只要牙齒輕咬便會引起一陣顫抖,精壯的小腹展露無遺,初初沒想多,只是想要霸佔自家兄長。

 

  「一期哥……」身體傳來的熱度初初很陌生,特別是平日用來上廁所的那處格外難受,一期見狀,伸手撫上半硬的地方,接著便是惹來幾聲哼唧。

 

  細碎的喘息聲讓空氣變得溼黏,帶著腥羶氣息的液體滑過了小腹,未經人事的孩子承受不了那樣激烈的撫摸,沒過太久就哭喊著濡溼了一期的掌心。

 

  「初櫻。」即使是醉得糊塗的初初也能感受到一期一振的聲音嘶啞低沉,他收回手,天旋地轉,他的背躺上了凌亂的被褥,鬆開的腰帶使得浴衣敞開,寬鬆的睡褲也往下掉了半截,初初抬手掩面,指縫中透出發燙的雙頰。

 

  「初初最喜歡……」帶點魅惑的笑靨綻放得豔麗誘人,「……最喜歡一期哥了。」

 

  不管是不是帶著醉意的胡話,他一期一振最終還是無法自拔地沉淪。

 

 

 

 

  「是說昨天真是嚇到我了。」鶴丸咬著從大俱俐那裡搶來的炸蝦,一邊看著初初說道。

 

  三名槍心有戚戚焉地點點頭,其他人則是因為早就喝醉而沒有看見。

 

  「昨天發生什麼事了嗎?」亂問得無心,語氣裡充滿著好奇。

 

  「你們家弟弟把一期壓在地上啊,那畫面可真是驚嚇。」鶴丸無視於一期一振的瞪視,不怕死地嚷嚷著。

 

  飯廳裡頓時一陣靜默,而打破這寂靜的是筷子掉落在地上的聲響。

 

  「……壓?」初初詫異地差點沒把碗也一起摔了,待大腦好不容易接上線,他羞愧地縮到了螢丸背後,只露出半張臉:「那、那個……一期哥對不起……」

 

  「沒事,我知道初初不是故意的。」心不在焉地安撫了幾句,一期慶幸他在昨晚的狂亂之後把痕跡收拾得乾淨,而初初也是那種酒醒後什麼都忘記的類型,今早醒來時沒過多的尷尬。

 

  「……我是不是睡姿很差?」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初初鼓起勇氣開口問道。

 

  「嗯?」一期困惑。

 

  「總覺得今天起來的時候腰很酸……」那輕喃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在回答一期的疑惑,初初話一出,半數的刀男們都差點沒嗆到,藤四郎們心情複雜地看向認識了五百多年的自家大哥。

 

  那眼神不能再更曖昧。

 

 

 

By冬翎   106/2/14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幻夜琉朔
  • 嗯哼冬翎醬情人節快樂~
    我單身我驕傲< ( ‵ ^ ′ ) >(#
  • 晚了幾天,不過情人節快樂//

    冬翎 於 2017/02/19 14: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