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一期】朽骨暗夜候多時、01

 

 

  濕潤溫暖的泥土包裹著近乎鏽蝕的刀身,耳邊傳來了屍體腐爛的窸窣聲響。

 

  往昔的武士早已在時間的掩埋下化成沙場上了風塵,即便踩踏著那人曾經踏足過的土地,也不過就是仿造著當時熟悉的步伐而行動而已,一點意義都沒有。

 

  他果然還是不擅長睡眠這項行為啊。

 

  鶴丸國永從朦朧的意識中幽幽轉醒,藉著薄薄紙門外的月色勉強能看見天井的形狀,他挪動了一下手指,才緩緩地爬起身。

 

  他記得被埋進墓裡的那天,夜色的潮氣渲染了天幕,漫天星斗宛若伊人眼裡流轉的波光,僅待鵲橋上的擦肩。

 

  今天的夜色也很美,若是櫻花也開了的話,應該會更賞心悅目吧?

 

  鶴丸微微瞇起雪色的長睫,視線一掃,映入眼簾的便是那一幕畫面。

 

  水色的身影獨自坐在廊緣,沒有白天恭敬疏離的優雅高貴,細碎的髮絲在夜風輕拂之下磨蹭著白皙的頸子,略帶陰鬱的表情和月彎相互輝映,美麗得不可方物。

 

  「喔?看來半夜睡不著會遇到傳說中的天下一振,這個傳言不假呢,真是嚇到我了。」

 

  雪白的身影突然從身後竄了出來,原本坐在廊緣的一期一振肩膀不禁一震。

 

  「……您才真是嚇到我了。」一期嘆了口氣,撫著胸口回頭看向聲音來源,蜜金色的眸子不免有些埋怨。

 

  要知道,鶴丸這雪白雪白的打扮在大半夜的忽然冒出來,要是本體在身邊他早就拔刀了。

 

  「抱歉抱歉。」鶴丸乾笑了幾聲,胡謅道:「我是起床吃宵夜的,要一起嗎?」

 

  一期眨了眨眼,「您會下廚?」

 

  「真沒禮貌,我好歹也算是伊達政宗的刀之一,下廚這種小事還是會的。」鶴丸半是抗議的語氣讓一期忍俊不住,好看的手指抵在唇邊,柔和的月暈揉碎在眼裡,令人聯想到夏夜裡飛舞的流螢。

 

  「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一期隨對方進了廚房,他只會做簡單的菜色,便在鶴丸旁邊幫忙著。

 

  不一會兒,兩碗熱騰騰的湯麵端上桌,只有放了簡單的青菜跟雞蛋,份量也不大,作為暖胃的宵夜來說正好。

 

  一期低聲默唸了一句『我開動了』,才動筷夾麵,極富禮儀的舉動表現出身為皇室御物的斯文風雅。

 

  「好啦,可以說說剛才為什麼露出那種無聊到快要死掉的表情了嗎?」吸了幾口麵,分明同為御物,卻從來不拘小節的鶴丸舔掉筷子末端的湯汁,看似不經意的小動作在一期眼裡倍感壓力。

 

  「這才是鶴丸殿的目的?」一期無可奈何地失笑,他突然想起來今天晚餐時燭臺切詢問過鶴丸要不要幫他留點宵夜,鶴丸以晚餐吃太飽為由拒絕了。

 

  原來是刻意來找他的嗎?

 

  「說是目的未免也太難聽了些。」鶴丸撇了撇嘴,他的確沒有餓到要吃點東西才能入睡,隨意攪拌了下碗裡的湯麵,柴魚味的熱湯飄起裊裊白煙。

 

  「抱歉,是我失言了。」一期立刻道歉,「不過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只是我不太習慣睡眠而已。」

 

  他們是由刀劍幻化而成的付喪神,人類所需的吃喝及休息睡眠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大多數刀劍男士只是好奇想嘗試那是什麼感覺才依循著人類的作息生活,有些很快就習慣這樣的生活,但也有像一期一振那樣難以適應的。

 

  「就算不需要,一直不休息也會累的吧?」鶴丸淺金的眼眸淡淡地掃了一期一眼,不甚明顯的深色暈染在一期的眼尾,「你的弟弟們會擔心的喔?」

 

  「……鶴丸殿所言甚是。」想起那一大群的弟弟們,一期不禁露出了嚴肅的神情,他是父親粟田口吉光最得意之作,同時也身為其他藤四郎短刀們的表率,必須無時無刻端正自己的言行,否則該怎麼教導弟弟們?

 

  「啊啊,果然還是搬出弟弟們比較有效啊。」鶴丸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聽其他刀說,睡不著的原因多半是夜半夢魘纏身,也有單純茶喝多了難以入眠,我記得你不太喝茶吧?」

 

  一期一愣。

 

  「這麼說起來,鶴丸殿是哪種呢?」彷彿是想掩飾那不由得蔓延的慌亂,一期隨口問道。

 

  「我嗎?大概是前者吧?」鶴丸也不避諱,「你也知道我曾經被當作陪葬品,因為太無聊所以也睡了一陣子,後來被挖出來繼續傳世。」

 

  亂世千年,雪白的羽織染上多少人的鮮血他記不清,午夜夢迴糾纏紛擾的記憶碎片讓他睡不安穩。

 

  「是因為無法陪伴主上一同腐朽而悲歎嗎?」一期對於鶴丸豐富的閱歷只有略知一二,可從過去的言談間也知道他非常喜愛那位安達大人。

 

  「也不算,只是無法苟同盜墓這種行為而已。」鶴丸戳了戳因半熟而呈現淡粉色的雞蛋,濃稠的黃橙色蛋液和湯汁混在一起,「說來你可能比較難以理解,不過當時的我啊,沒有對於主人的忠義。」

 

  呼吸一滯,這句話聽在身為刀劍的他們耳裡可能是種大逆不道,可對於鶴丸國永這樣經歷無數人之手的付喪神,一期說不出反駁的話。

 

  「好啦!」呼嚕呼嚕地把麵條吸進口中,粗魯的動作在他身上顯得優雅,「肚子也填飽了,真的該睡覺囉?」

 

  「我來收拾吧。」也快速地解決掉碗裡的食物,一期在鶴丸開口之前就輕巧地拿走了對方的碗。

 

  鶴丸斜倚在門邊,環著手看著一期熟練地把碗盤泡水,拿起菜瓜布在瓷碗上搓洗出泡沫。

 

  「在歷史的洪流中輾轉,直到終於擁有自我的意識和人格、形體,最後成為神明。」

 

  一期聽見鶴丸的聲音,停下了洗碗的動作。

 

  「然而我們也不過就是,仿造人類而依附著主人的念想所產生的物事罷了。」

 

  略顯纖瘦、帶有骨感的修長手指對著他隨意地揮舞幾下。

 

  「晚安啦,祝你有個好夢。」

 

 

 

By冬翎   106/3/12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