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程:鶴丸國永、01

 

 

 

  「主上……」鯰尾有些不安地喚了一聲,從鶴丸國永派來的式神離開到現在過了差不多一刻鐘,乙葉像當時在浴室那時一樣一言不發地坐在地上,瀏海覆蓋的陰影正巧遮去了她的表情。

 

  好痛。

 

  錐心的疼痛不斷刺激著大腦,乙葉臉色發白,螢丸見狀撇了撇嘴,雙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柔和而不刺目的金綠光點如繁星一般地圍繞在少女身旁,螢蟲散發著暖和的靈力,逐漸降低疼痛的感覺。

 

  「沒事吧?」螢丸把乙葉從地上拉起來,少女苦笑著道謝,袖子擦去額頭上密密麻麻的冷汗,她很清晰地感覺到心跳的加速,吵雜不已。

 

  「抱歉,我沒事了。」他們看見少女嘴角的弧度有些勉強,除了岩融之外都分別露出深淺不一的憂心。

 

  岩融大手揉了揉少女的髮頂,那是無聲的安慰,雖然有察覺到少女似乎懷著什麼秘密,但岩融並未打算在這群年輕的刀子前戳破這件事。

 

  「走吧,既然對方都邀請我們了。」乙葉定了定心神,說道。

 

  「沒有辦法的。」鯰尾搖頭,「審神者室被下了結界,不但從外面進不去,鶴丸殿的本體也出不來。」

 

  這就是為什麼只放式神出來的原因嗎?

 

  「沒事,母親有給我鑰匙。」晃了晃掛在胸前的鑰匙,乙葉原本也有疑惑過為什麼母親要把鑰匙給自己,這把鑰匙既非大門口的,也不是家裡的。

 

  答案是在整理母親的遺物時,從她的日記裡讀到的。

 

  穿過殘破的樓梯,乙葉幾乎有種建築要塌陷的錯覺,幸好這建築原先就還算穩固,他們安全地來到二樓,那扇華麗的拉門之前。

 

  乙葉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而她無法遏止這樣的情緒,金屬質感的硬質物體插入鑰匙孔,只要一轉動,便能看見那柄雪白如鶴的刀。

 

  『咯噠』一聲,半透明的金色結界像是破殼的蟬蛹那樣碎裂成千萬碎片,最後化成星芒般的粉末消失。

 

  「終於等到你了。」鶴丸國永輕輕地推開了門,輕靈的身影緩步走了過來,血色的美目上下打量著矮上他一些的少女,而眾刀立即出鞘地擋在兩人不過幾步距離的空間。

 

  然而在場的刀劍男士們不完全是因為堤防鶴丸而拔刀,而是對方本身夾雜著一股氣息讓身經百戰的他們本能性地反應。

 

  安定記得他們的同僚中有個叫五虎退的孩子,個性溫柔膽怯,但身上的幼虎卻是活潑好動得很,可喜歡到處攀在別的刀身上讓主人哭哭啼啼地去道歉的小老虎們獨獨不敢靠近鶴丸。

 

  原因無他,因為鶴丸的身上,有股屬於亡者的味道。

 

  「幹什麼這麼著急呢?」鶴丸愉快地笑了起來,和以往惡作劇得逞之後的笑聲有些不同,是略帶磁性而誘惑的輕笑,精緻的嘴角彎成一抹好看的弧度,完全不難想像為何這把刀會一再被偷盜。

 

  「那個孩子,可是我鶴丸國永的親生女兒啊。」

 

  空氣倏地一滯。

 

  乙葉忍不住笑了起來。

 

  「別嚇他們。」少女清脆的嗓音甜美動聽,然而的確,乙葉的長相雖然不及鶴見乙姬的美艷,卻帶了點鶴丸國永身上那股獨特的空靈氣質,一身充沛清澈的靈力也是如此,畢竟那可是來自神明最純淨的力量。

 

  「我期待見到您很久了。」拍了拍愣住的鯰尾跟安定的肩膀,螢丸跟岩融也適時地退開,於是少女便毫無阻礙地來到鶴丸身前,極為相似的兩張面孔證明了血脈的相連,那是無可抹滅的。

 

  「長得跟你母親可真像。」鶴丸伸手將少女抱進了懷裡,表情慈愛地就像是一位疼愛女兒的父親。

 

  雙眼微微瞇起,那眼神悠遠深長。

 

  「看來母親什麼都沒有跟您提過呢……」乙葉靠在鶴丸胸前,寬大的雪白羽織遮掩了她的表情,「您分明是我的生父,卻始終沒有見過我,對吧?」

 

  「乙姬不讓我見你,沒辦法,即使她是我摯愛的妻子,也終究是我的主人。」鶴丸安撫地摸了摸乙葉的髮頂,輕哄道:「不過沒關係,我們很快就能夠一家團員了。」

 

  「是啊。」乙葉回應道,她的語氣相當愉悅,卻讓其餘四把刀感到怪異。

 

  鶴見乙姬、他們的前主早已病逝,也許鶴丸還不知道這件事情,但把消息帶給他們的就是乙葉,那麼為什麼她卻給了肯定的答案?

 

  「您很快便能見到母親……」執起藏在袖口的亂藤四郎的碎刀,尖銳的不規則碎片從背後刺進了鶴丸的心臟,那個仿造人類的粉紅色器官,「……在地獄相見。」

 

  殷紅的色澤染上白皙的指尖,她不輕不重地把鶴丸推倒在地,使得那截金屬能夠更深入一些,乙葉沒漏掉鶴丸臉上錯愕的表情,她魂牽夢縈、期待以久的表情。

 

  啊啊,那樣的感覺是如此甘美!

 

  毫不避諱的恨意湧上咽喉,乙葉忍不住顫抖,偽裝以久的面具總算粉碎殆盡,她甚至是無法壓抑想笑的衝動。

 

  「主、主上……」鯰尾掩蓋不住驚恐的神情,安定也是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螢丸皺起了眉,僅有岩融還能維持冷靜。

 

  「噢,對了!看在你是我生父的份上,就再多告訴你一些事情吧。」乙葉從容地往後退開,理了理皺掉的衣襬,「鶴見乙姬當初不是沒有來救你們,而是我讓她病了。」

 

  血紅的眼驟然瞪大,瞳孔一縮,鶴丸掙扎不過幾下,就斷了氣,徹底碎刀。

 

  「那是什麼意思?」螢丸忍不住問,眼前的少女變得陌生,一雙美麗至極的夕色眼眸緩緩地轉了過來,乙葉噙著笑意,跨過了鶴丸的碎片走向審神者的辦公桌。

 

  「我的確有義務要告訴你們……」染血的指尖劃過桌面,留下一道暗色的痕跡,「反正我也早就過了隨便戳幾下傷心事就一副悲劇女主角樣子的年紀了。」

 

  「我啊,」乙葉轉過身來,解開了巫女服的繫帶,寬鬆的衣袍便隨著重力往兩旁垂下,露出纖細的腰枝,他們明明知道應該迴避目光,只不過一道怵目驚心的猙獰疤痕讓他們登時移不開目光。

 

  「原本不是女孩子。」

 

  私處上扭曲的疤痕令在場的四把刀都噤了聲。

 

 

 

                                       ——《療程:鶴丸國永、01(of  01)》

 

 

By冬翎   106/4/18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