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程:鶴見乙葉、下(完)

 

 

 

  即使她再不想承認,但在懵懂無知的童年,鶴見乙葉曾經一度崇拜過自己那位強大而美麗的母親。

 

  總是走在自己身前,勾著自信的笑容,指揮著殘暴但溫柔的刀劍們出陣。

 

  那個背影,曾是她如此景仰的景色。

 

  到底是什麼時候變調的呢?

 

  頭好痛。

 

  是母親漸漸開始不再回家的時候嗎?

 

  還是注意到父親眉宇之間的皺摺日益加深的時候呢?

 

  還是弟弟深夏從學校帶回第一道傷痕的時候呢?

 

  頭好痛。

 

  是什麼讓她開始可以毫不猶豫地把無色無味的慢性毒藥參進那刃的食物裡呢?

 

  是父親為了他們挺身反抗外婆的時候嗎?

 

  還是深夏苦笑著把手指抵在她的唇前,說好要一起當騙子的時候?

 

  頭好痛。

 

  啊啊,她果然是沒藥可救。

 

 

 -

 

 

  黑色的磁帶緩緩地旋轉起來,發出了一點機械的噪音,接著女性輕柔的嗓音便迴盪在審神者室裡,彷彿她尚存在這裡。

 

  『這卷錄音帶如果被發現了的話,應該是鶴或是乙葉在聽著吧?』

 

  女性輕輕地笑了,銀鈴似的笑聲打響空氣。

 

  『我在那時應該已經死了,嗯,我知道乙葉跟深夏偷偷在我的晚餐裡下藥。』

 

  乙葉心底一驚,反射性地開始思考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他們兩人在準備餐食時家僕都不在,是從哪裡消息走漏的?

 

  她的思緒頓時紊亂起來,乙葉感到有些窒息,但又不得不繼續聽下去。

 

  『但是鶴,不要責怪他們,因為啊,我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保護他們,所以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一句話不輕不重稍稍撫平了混亂的呼吸,她覺得乙姬是自嘲地笑著,抑或是諷刺意味,而對於母親日積月累的恨意讓乙葉難以自持地聯想到了後者。

 

  扭曲而醜惡的自己,早就不是可以站在那個美麗女子身旁的人了。

 

  『是我自己從家族的制約下掙扎逃脫,讓我的孩子承擔一切……啊,我果然是一個很失敗的母親呢,明明沒有照顧小孩的能力,卻還是硬是生了下來。』

 

  乙姬生下乙葉之後得了產後憂鬱症,一直對自己的孩子避不見面,身體稍微恢復之後就天天往本丸跑,留下尋著母親的年幼孩子咿咿呀呀地哭鬧。

 

  少去了那令人心安的心跳聲,又怎能安然入睡。

 

  『但是,乙葉、深夏,我還是深愛著你們,抱歉讓我用這麼笨拙的方式講了這種話,我不會以母親自居,那個啊……倘若來世還是做家人,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乙葉在眾刀還來不及阻止,便高高舉起了播放中的錄音機,接觸不良導致那聲音變得斷斷續續。

 

  『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愛……』

 

  『啪嚓』黑色的機器碎塊在地上飛濺開來,少女的臉上看不見表情,那也許是泫然欲泣吧?

 

  比起一般女性稍寬一些的肩膀顫抖著,她仍然死咬下唇,不讓自己發一絲脆弱的聲音。

 

  鯰尾張了張口,最後還是一句話都沒說,僅僅是走上前去抱住無助而不知所措的少女,長了薄繭的手輕輕地拍著瘦弱的背部,他也看過骨喰在午夜夢迴,噩夢纏身的時候露出那樣的表情,這個時候,他就會靜靜地抱著對方哄著,耳鬢廝磨,只有相貼的皮膚暖意流動。

 

  「主上,沒事的。」少年的肩膀不夠寬厚,卻溫暖得使人放鬆,溫軟的言語撬開鎖住眼淚的閘門。

 

  乙葉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可能是憤怒,也或許是羞愧,更多的是單純為了哭泣這個舉動而掉淚。

 

  她到底在做什麼呢?

 

  她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好累、頭好痛。

 

  若是可以就這樣消失……

 

  輕撫著少女柔軟的髮頂,直到傳來了平穩勻稱的呼吸聲,鯰尾才小心地扶著少女躺在自己腿上。

 

  空間陷入一陣沉默。

 

  「我會追隨著主上。」岩融最先打破了沉默,年長的千年刀率直地做出自己的決定,他咧嘴一笑,「雖然這個主上也拿不動我,但是一旦承諾了,我也不會隨便離開她。」

 

  無關乎善惡,無關乎道德,刀子不需要那種東西,他們唯一要做得是對自己認同的主付出所有。

 

  就像是往昔的那位一樣,岩融親眼看著那位忠心的武將拿著自己的本體,執拗又堅定地環抱漫天飛舞的飛箭,屹立不搖地任由箭雨刺穿身體,也不願意讓任何紛擾打擾門之後最後寧靜的片刻。

 

  「我也會留下。」大和守安定簡明地表示了想法,螢丸跟著點頭。

 

  「那麼,大家的想法都是一致的。」眷戀地碰了碰乙葉滿是淚痕的小臉,鯰尾輕輕撥開少女前額的髮絲,俯身留下一個再溫柔不過的吻。

 

  「啊!太奸詐了!」螢丸不滿地鼓起嘴,也跟著親吻了少女的眼角。

 

  「首落你們喔,小貓咪。」安定黑了臉,兩人連忙笑笑地讓開了位置,藍色打刀才哼了哼,執起乙葉的手,嘴唇在指尖的地方碰了碰。

 

  岩融也吻了少女白皙的腳背,接著讓螢丸把披風蓋在熟睡的乙葉身上。

 

  離開了審神者室,四把刀來到中庭,那裡曾經掛著象徵本丸裡刀劍男士的鈴鐺,曾經充滿笑聲的本丸現在僅存四振。

 

  「這就是刀生的最後了。」四刀圍成一個圈,沒有一個臉上帶有懼色。

 

  黑色的瘴氣開始匯聚,一點一滴地被剩下的四把刀吸收,身體彷彿要炸裂似的,平滑的刀面出現裂痕,隱隱有要碎裂的趨勢。

 

  鮮紅的血液嘔出,旋即是不祥的黑血。

 

  本丸的瘴氣逐漸消失,明朗的夜色和星點映入眼簾,微風吹拂,流動的空氣不再陰冷腐臭。

 

 夢魘就要結束了。

 

 

 -

 

 

  鶴見乙葉醒來,發現外頭已經天亮了,東方柔和的魚肚白亮得有些刺眼,她屏息,什麼感覺都沒有。

 

  「啊……是這樣啊……」

 

  乙葉笑了笑,繞過斷刀的碎片和錄音機的殘骸,拉開審神者室的拉門,清新的微風鑽進鼻腔。

 

  「嗯,去自首吧。」

 

 

 

By冬翎   106/4/27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年前......不,這也沒關係,畢竟文字的排序者是偉大的,將方塊字一個一個向下堆疊有些人甚至不懂這樣的美好.........
    作者在每把刀的故事的敘述給人很有張力很有絕望感

    事件發生如下(用詞有點辛辣),

    前嬸嬸在聯姻過後外遇跟鶴丸在一起→→替鶴丸生下兩個孩子之後繼續躲到本丸→→前嬸嬸和他外婆拍定割閹→→主人翁實行計畫一直到毒死前嬸嬸→→然後各個擊破僅存的刀→→刀自殺人自首

    Q1,家族聯姻那裡不好?對方虧待你了嗎?還是你單純覺得對方虧待你了!

    Q2,鶴丸如此堅信前嬸嬸一定會生女兒???

    Q3,前嬸嬸的外婆是什麼神秘的職業,所以說,聯姻到底有什麼內幕讓聯姻不好,前嬸嬸到底被什麼聯姻逼的要跑?

    Q4,刀劍演武的發起者是......?觀賞是......?

    Q5,我對淨化的概念是不是理解錯誤
  • 先謝謝回應//雖然我不太明白第一段是要表示什麼QWQ

    不過先修正一些錯誤的部分(可能是我自己文章沒有敘述好,造成誤解抱歉//)。
    1、前嬸嬸是先愛上鶴丸才被要求家族聯姻。
    2、深夏(弟弟)不是鶴丸的孩子,只是剛好鶴丸的神力跟前嬸嬸的靈力混雜在一起才被影響。


    接下來來回答問題:

    1、如同我更正的部分,前嬸嬸是先愛上鶴丸的,所以理所當然反對家族聯姻。
    另外就是,家族聯姻的確存在著缺陷,就像過去相親的時候,男女雙方被迫和不認識的人結婚,當然也有的是日久生情,但人類很反骨,被強迫的時候不少人都會想反抗的不是嗎XD
    所以我不認為這跟乙葉的父親有沒有虧待前嬸嬸有關係,不喜歡的人就是不喜歡啊。

    2、第一是因為乙葉的名字,過去農村社會希望家裡有男丁,於是便把女嬰的名字取作「望男」等等聽起來比較不是廣泛常聽見的女孩名。
    乙葉的家庭希望生下女嬰,自然就把男嬰的名字取作女性的名字(乙葉的名字在日本多為女性所用)。
    弟二是後來乙葉閹割(前嬸嬸早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不想讓鶴丸知道才故意撒謊說孩子一開始就是女性,可是鶴丸也明白自身神力造成的影響,但為了不讓前嬸嬸傷心才用潛意識催眠自己的孩子是女兒。
    ←這些部分因為篇幅塞不下而沒有特別提及,感謝你有發現並提出來//

    3、鶴見家是神社,家族本家的長女要繼承神社。
    簡單來說就是不想繼承家族事業的大小姐,追求自己想要的自由的狗血故事。

    4、時空政府發起的(我記得文章前面有提到),如同賭馬、色情行業一般,有人喜歡看別人互相殘殺,所以有一定客群的人會付入場費看付喪神們廝殺,而且因為不是人類所以可以鑽法律漏洞。

    5、嗯……因為不清楚你對淨化的概念是什麼,所以無法回應。
    但就我個人來說,這邊是淨化是把瘴氣吸收到自己體內,若吸收瘴氣的軀體無法承受(例如僅存的刀子們)便會雙方滅亡。


    希望有回答到你,若還有哪裡不明白也可以繼續發問//

    冬翎 於 2017/07/16 17: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