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lude ❖ 知更鳥的序幕(a)

 

 

  「我已經死了,而你也是。」

 

  「不好意思,人家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Who killed Cock Robin?

 

 

 

 

  知更不太習慣這樣的感覺。

 

  外頭的街道人來人往,她瞇起眼,街頭的街燈過分得刺眼,她發現她開始想不起來自己身在何處。

 

  倏地,有個牽著小孩的女人撞到了知更,她分明看見了女人米色的羽絨外套穿過了她的肩膀,而對方眉頭皺也沒皺一下,絲毫沒有感受到知更的存在。

 

  「啊!那個啊……」她轉而向迎面而來的學生們開口,軟嚅的嗓音在風中掐住了聲息,紥辮子的女孩挽著好友的手直接撞進了她的身體,接著穿過去。

 

  知更不死心地轉頭望向几淨明亮的玻璃櫥窗,身後行人行色匆匆——然而映出來的人影裡頭,並沒有她。

 

  「真的只有大哥哥看得見人家呢。」知更回頭,黑髮的男子一身英倫風的西裝禮帽,水晶紫的眼眸正笑瞇瞇地看著她,彷彿是身在那茫茫霧都的一介紳士,優雅而高貴。

 

  「看吧,我沒騙你。」Cotard攤了攤手,領著知更回到他所經營的裁縫舖,拿出一本精裝繪本。

 

  褐色皮革製成的封面繪製了精裝的圖案,燙金文字以花體英文勾勒的飛揚的符號,知更有些困惑地摸了摸略為粗糙的書面,裡頭是泛黃的羊皮紙,看來是頗具年代的物品。

 

  「這是我朋友托我保管的東西,那天晚上你就出現了。」Cotard豎起手指,「算到今天,你已經在我這邊待了三天,但是你的記憶狀況越來越差。」

 

  「第一天你還能告訴我你叫什麼,第二天開始認不出街道的景色,今天的話似乎只會唱歌了。」

 

  知更歪了歪頭,貌似是在整理腦子裡混亂的資訊,她跳上了燙衣服用的長板,輕得幾乎沒有重量的足尖輕巧地點地,一頭雪白長髮隨著她的動作揚起一道弧度。

 

  「人家還記得怎麼說故事喔。」她舉起了手,這是她僅存的一點記憶,腦袋裡的東西所剩無幾,即使是知更也清楚這個情況所導向的結局是不好的。

 

  「這樣嗎?」Cotard聳了聳肩,自顧自地沖起了茶水,淺色的液體注入乳白的陶瓷杯,甜甜的蘋果香氣便充斥了整個空間。

 

  知更見Cotard沒有繼續交談的意願也不再開口,只能看著像珠寶盒一樣漂亮的方形盒子,噘嘴數著裡頭的鈕扣和串珠。

 

  良久,Cotard抿下最後一口茶,才慢悠悠地說道:「去鏡歲當鋪吧。」

 

  「鏡……歲……什麼?」知更疑惑地跳下古董櫥櫃,厚底的鞋子踏在地上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鏡歲當鋪,聽說可以幫像你這樣的物靈找回記憶的地方。」Cotrad指了指繪本,紙張和墨水的氣味還混雜著一抹不太明顯的死亡氣息。

 

  水晶紫的眼眸暗了一個色階。

 

  畢竟是來自死者的東西啊。

 

 

 

By冬翎  106/4/30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