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lude ❖ 知更鳥的序幕(b)

 

 

 Tag:打字機先生(fxsh996417)交流創作

 

 

 

  那是知更剛來到當鋪的事。

 

 

  在Cotard的幫忙下來到了這間不怎麼起眼的當鋪,並且得到了如果需要幫助可以回去找對方的承諾。

 

 

  看著本體被老闆哥哥收進了玻璃櫃裡,像個稀世珍寶似的待遇起初讓知更覺得很新鮮,但才過去不過幾個小時,她就開始感到乏味。

 

 

  雖然當鋪裡的同類很多,但是並非時時刻刻都有物靈醒著,靈體不穩固的時候更是沉睡的時間佔走大多數——這些她原本不知道,是老闆哥哥已經過世的女兒蜜蜜告訴她的。

 

  極其無聊的小空間,知更坐在玻璃櫃上踢著腿,她意外地穩定,也許是Cotard身上帶有許多讓她感到自在的靈力的緣故吧?

 

  「好想說故事啊……」知更一邊嘟囔著一邊轉動著眼珠子,夜晚是屬於孩子傾聽父母以溫軟的嗓音柔聲說著床邊故事的時間,櫃子下方還有老闆哥哥點燃的一盞油燈,在暗夜中飄忽著金黃。

 

 

  接著,她聽見窸窸窣窣地好像有什麼聲音,由金屬與彈簧交織而成。

 

  知更抬頭一看,一抹與櫃子單調的色彩不同的顏色映入眼簾,上面似乎有個人,從這個位置看不太清楚。

 

  於是她好奇地跳到那人面前,咧嘴一笑。

 

  「人家的名字叫作知更!」琥珀色的眼眸笑盈盈地看向對方。

 

 

  「請問你想要聽個故事嗎?」

 

 

 

 

 

 

  剛休息完的打字機先生從裝有本體的小木盒中鑽出,正當他一如往常的看著天花板發呆時,有個身影蹦蹦跳跳的來到自己面前。

 

  「請問你想要聽個故事嗎?」

 

 

  待對方開口,打字機先生這才認出對方是個女孩子——沒辦法,誰讓他視力差。

 

  「噹噹!」清脆的鈴聲響起,小物靈歡快的飄到對方身邊,有些好奇的觀察著對方。

 

  清亮悅耳的鈴響更激起知更想要嘗試跟對方搭話的念頭,她在那名物靈身旁轉了轉,發出愉快的笑聲。

 

  「你是誰呢?」那是一個直率到略顯不禮貌的孩子口吻,可是那名物靈絲毫沒有顯露出不高興或是不耐煩的情緒。

 

  「啪搭啪啪沙......」細碎的打字聲規律響起,任對方打量自己,打字機先生愉快的笑著。

 

  「噹!」鈴聲過後,小物靈將手伸入戴在頭上的深色高禮帽,拿出一張摺疊整齊的小紙片。

 

 

  將有他半身大的紙片攤開,上頭印著端正的字跡:『我是打字機先生,是台打字機喔!你呢?』

 

  「知更是繪本喔!是快樂的繪本呢!」發出咯咯咯的笑聲,百折裙也隨著她旋轉的動作形成蔚藍的圓形,看上去就像是翻動的書頁,發出沙沙的聲響。

 

  看見打字機先生的舉動,知更有些好奇對方的帽子底下是否真的藏了一臺打字機?抑或是以老鼠滾輪發動的小機械,零碎的雜音意外有種令人安心的感覺。

 

  童話故事不需要規則,也許真的藏了什麼呢。

 

  知更托著腮幫子想道。

 

  繪本啊!作為一台打字機,他對書籍的印象向來是很好的,更何況是他最喜愛的快樂故事!

 

  沒有注意到對方在想甚麼,打字機先生飄到附近的沙發,拍了拍一旁的座位,示意對方坐下。

 

  會過意來,知更興高采烈地蹦到那張小沙發上,兩人是幾乎都沒有所謂的體質,僅是模仿著人類在沙發上坐下,而不見坐墊凹陷。

 

  「咖搭搭......噹!」打字機先生掏出紙張,攤開,『那麼,要說甚麼故事呢?』歪頭,面具上的笑臉變成一個大大的問號。

 

  「那就……」知更偏過了頭,思考了半晌才開口說道,「那是一個戴著紅色帽子的女孩子的故事喔,她住在一個很偏遠的小鎮,那個城鎮裡沒有汽車,也沒有摩托車,出門都必須靠走路呢。」

 

  知更以高昂的語調說著,那是為了表現出故事的活潑而刻意高聲朗誦,如同夏日微風吹響了的風鈴,輕快得讓人忍不住屏息傾聽。

 

  默默待在一旁,打字機先生全神投入對方的故事中。時而高揚時而低迷的語調隨著故事情節變化,聽也聽不膩。

 

  是個非常擅長說故事的朋友呢!打字機先生這麼想著,面具上的表情像隻曬太陽的貓兒,很享受的樣子。

 

  「……然後啊,大野狼先生就吃掉了小紅帽的外婆,牠的嘴張得很大很大,大得可以塞進很多外婆拿來做果醬的紅蘋果。」模仿著故事情節張大了嘴,知更動作誇張,彷彿自己就是野狼一樣。

 

  看著對方享受的表情,知更心情相當愉快,沒有一本繪本不會因為享受故事的人而感到開心。

 

  小紅帽是個不算太長的童話故事,約莫是孩子睡前用來培養睡意的適當長度,最後故事在快樂的結局中作結。

 

  「噹噹噹......」真是太棒了!打字機先生打從心裡這麼想。掌聲中伴隨脆生生的鈴響,像是在喝采。

 

  得到了掌聲讓知更開心地笑開了花,細白的小腿也隨之踢動。

 

  『知更真厲害呢!不愧是快樂的繪本!』似乎是想起甚麼,打字機先生頓了一會,又從帽子裡拿出另一張字條。

 

 

  『是怎麼樣的繪本呢?是說童話的繪本吧!那麼是怎樣的童話呢!安徒生?格林?還是......?』據他所知,童話繪本似乎分為好幾種種類,雖然他根本不知道分類的意義是甚麼。

 

  閱讀了紙條之後稍微思考了一下,知更豎起食指說道:「是鵝媽媽童謠喔!雖然跟歌詞本很像,但是是有故事也有歌謠的、很漂亮的繪本喔。」

 

  有故事也有歌謠!打字機先生一凜,『那你也會唱歌嗎!』

 

 

  似乎非常期待的樣子。

 

 

  「唱歌……」似乎是勾起了什麼記憶,知更反覆地喃喃唸道,旋即笑咧了嘴,與平時那樣可愛的笑容不太一樣,更像是混雜了什麼其他的。

 

  「Who killed Cock Robin? I, said the、said the、said the、said the……」

 

 

  是誰說話的?

 

 

  知更突然發現,她想不起來。

 

 

 

 

By冬翎  106/5/18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