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lude ❖ 知更鳥的序幕(c)

 

 

 

Tag:打字機先生(fxsh996417)交流創作

 

 

  輕快而愉悅的歌聲響起,知更不知道是遺忘了完整的歌詞還是其他原因,執拗地重複著同樣的句子,看起來就像壞掉了的八音盒,旋轉的小小人偶只能夠來回旋轉半身。

 

  ......?

 

 

  對方的行為讓打字機先生很是疑惑,為何不停重複著相同的片段呢?還有剛才的笑容,似乎不太一樣......

 

  不好,不會是挑起對方甚麼不好的回憶吧!

 

 

  「噹噹噹噹噹噹!」打字機先生方寸大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鳴出幾響急切的鈴聲,盼能讓對方停止。

 

  沉浸在旋律裡的知更聽見急切的鈴聲,整個人渾身一顫,猛然清醒,嘴裡怪誕的歌詞一轉,變成了正常的童謠。

 

  「Mary had a little lamb, 

Little lamb, little lamb,

Mary had a little lamb, 

Its fleece was white as snow.」那神情彷彿剛才的異狀沒有發生似的。

 

  停下來了。

 

 

  打字機先生鬆口氣的同時卻也有些緊張。他想轉移話題,不過這樣會不會顯得太過刻意而為之了呢?

 

  「搭搭......搭咖搭......」打字的聲音慢了下來——這樣形容或許有點奇怪,不過感覺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

 

  還未意識到自己剛才到底做了什麼,知更困惑地眨了眨眼。

 

  「怎麼了嗎?」她出聲詢問道。

 

  欸?

 

 

  知更的問句很奇怪,那說詞反而聽起來像是打字機先生做了什麼怪事一樣。

 

 

  對方這麼說......是忘記了?

 

  「咖搭咖搭......」雖然仍有些疑惑,不過打字機先生還是決定先應付過去。他看不見對方的表情,或許知更是想讓自己忘了這件事才這麼說的吧。

 

  「噹!」將字條取出,打字機先生此刻頗慶幸自己戴著面具。要是沒戴面具,剛才的表情一定都被對方看走了吧?

 

 

  『啊,知更唱歌太好聽了,我都聽傻了呢!』字條是這麼寫的。

 

  看見字條上的內容,知更露出有點小得意的笑容,雖然看不見對方臉上的表情,但既然對方是這麼寫的,應該是很開心吧?

 

  她最喜歡讓人感到開心了!

 

  這樣應該沒問題吧?沒有被識破吧?打字機先生忐忑的想。

 

  不過對方給自己講了故事,還唱了歌——雖然有些小插曲——自己是不是該給個回禮呢?

 

  飄到對方眼前,打字機先生原先想和平常一樣變出紙花,卻發現對方頭上似乎已經戴著紅色的花圈了......不,等等,頭髮怎麼好像有沾染的漬跡?

 

 

  難不成是......!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流血了!流血了啊!聽說流血會很痛的!怎麼辦!怎麼辦啊?打字機先生慌亂的在對方身旁飄來晃去。

 

 

  「咦咦咦?」一陣刺耳急促的鈴響讓知更嚇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看著對方突然就跳起身,慌慌張張地在自己周圍打轉。

 

  「怎麼了嗎?」她的語氣裡也不免夾雜了焦急的色彩,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為什麼這麼緊張呢?

 

  欸?好冷靜啊,難道不痛嗎?

 

 

  打字機先生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物靈是不會受傷的。

 

  『你頭上似乎......沾到甚麼了?』並未在意自己的失態,打字機先生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啊!」知更會過意來,她碰了碰頭頂,不意外地沾到了一些鮮紅的顏料,在白皙的指尖留下豔麗色彩,那是因為知更頭頂的那個花環是個白玫瑰花環,卻不知怎麼地漆成了紅色。

 

  她神秘兮兮地用那染紅的手指抵住嘴唇,「噓,別告訴別人喔。」

 

  「紅心女王知道了的話會很生氣呢,那個人啊,最最討厭白玫瑰了。」語畢,她有點頑皮地眨了眨眼,帶了一點孩童獨有的鬼靈精怪的味道。

 

  紅心女王,出自《愛麗絲夢遊仙境》的虛構人物,性情暴躁且位高權重,要是真實世界真有這樣的人一定會很傷腦筋吧?

 

  然而知更剛才所說的話,就像將她當成實際存在的人物一樣。在當鋪待了半年,打字機先生多少也見過其他的書籍類物靈,卻也少有人像對方這般沉浸在故事世界中。

 

  真該說不愧是快樂的繪本嗎?不論外表、內在都是徹底的童話風格。

 

  見打字機先生沒有回應,知更猜想對方應該是答應了——嗯?

 

  這時她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對方似乎不會說話的樣子?

 

  不過呢,是一個很會傾聽的物靈呢。

 

 

  知更踢了踢腳,好像這樣就會踢出音樂來似的,打字機先生才猛然被這聲響重新理回思緒。

 

  啊,不好,光顧著想著自己的都忘記原本要做甚麼。

 

  紅心女王討厭白玫瑰,就代表自己不能用紙花來回禮囉?思考了會,打字機先生拿下高禮帽,變出了一隻簡略的紙兔子。

 

  既然會把《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東西帶在身上,知更應該是很喜歡這故事的。

 

  從胸口的口袋拿出一支筆,打字機先生給兔子畫了一副眼鏡和蝴蝶結——至少在他看來是如此,就他人看來不過就是不倫不類的幾個筆畫。

 

  「喔喔喔是白兔先生!」知更興奮地湊了過去,雙眼閃閃發亮,她喜歡故事,也喜歡故事裡頭的人物,無論善惡。

 

  「泰普哥哥就像是魔術師先生一樣呢!」也許是太過驚奇,知更完全沒發現自己在無意間已經幫對方取了小名。

 

  魔術師啊,主人也曾這麼這麼說過。前不久才尋回的這段記憶,可不能再忘了呢。

 

 

  撫著紙做的高禮帽——即使從外表看不出來——打字機先生有些感慨。

 

 

  要是自己能變出紙雕以外的東西就好了,這樣一定更能讓人開心吧?

 

  『對啊!是白兔先生喔!』將紙兔子遞給對方,打字機先生想了想,又給小兔子變了個紙懷錶,『這樣就不會遲到了吧!』

 

  知更小心翼翼地把紙懷錶放在白兔先生小小的兔掌上,如同故事裡那隻身穿著西裝的匆忙兔子,彷彿在下一秒,兔子就能蹦跳起來,一邊喊著「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思及此,知更咯咯地笑了起來。

 

  「嗯,謝謝泰普哥哥!」

 

 

  「噹!」對方似乎很開心的樣子,太好了!打字機先生歡快地鳴出一聲清響。

 

  小心翼翼地把紙兔子抱在懷裡,知更小小地打了哈欠。

 

  唔……好像有點睏了。

 

  她揉了揉眼。

 

  沒有聽得很清楚,不過對方好像打了個哈欠。

 

  『累了嗎?那就快去休息吧!』打字機先生說道。

 

 

  他才剛醒來沒多久,現在倒還挺清醒。

 

  「嗯,泰普哥哥晚安。」知更向對方道了聲晚安,慢悠悠地飄回本體裡。

 

  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

 

 

 

 

By冬翎   106/5/18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