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與藥亂】少了一份

 



◇亂(第二把),藥亂(藥研跟第二把亂)。
◇藥研好棒(不用說明#

 




  大家似乎都還沒習慣本丸裡有兩把一模一樣的刀的樣子。

  「咦?櫻餅少了一份?」燭臺切光忠詫異地看著眼前一個空碟子,白樺木盒中的是墨綠漬葉輕柔地貼在櫻餅散發香味的粉紅色表面,然而短刀們的點心盤中還有一個是空的。

  「少了小亂的啦!」厚彆扭地說著那個刻意的稱呼,他拿著自己那份瞥了一眼嘟嘴的亂藤四郎,說真的,兩個亂藤四郎如果不穿戰鬥服便很難辨認出誰是誰。

  於是他們為了方便稱呼,將後來的亂刃刀稱作小亂。

  「那我的給他吧。」小亂不知道自己的臉上是不是尷尬的鐵青,直到藥研把手中的那份推了出去,才打破這份沉默。

  只是那純白淺盤還沒完全平放到桌面,他便聽見另一個嬌甜的嗓音,小亂看見那隻總是包著紗布跟繃帶的纖細手臂托起瓷盤。

  「既然藥研不吃,那亂醬也不要了喔?」說罷,便把盤子放到那群幼弟們中央,而他只有默默看著眼前散發香味的食物默不作聲。

  最後,他也沒吃,一口都沒有。





  好苦。

  嘗試性地把釉青酒盞湊近嘴邊,亂喝了一大口,對於孩子身體來說過於苦澀的清酒酒味在舌尖化開。

  真不明白為什麼藥研可以喝得那麼津津有味。

  「這樣喝很容易醉的。」說人人到,不用看也知道那隻手套包裹著的手肯定是藥研的,藥研輕手輕腳地拿走了他手裡的酒盞,放到一旁。

  「有什麼關係?平常一期哥在的話都不能偷喝。」想起去遠征的自家大哥,亂伸手想撈回一併被藥研拿走的酒瓶,卻見對方盤腿在他身旁坐下,酌了淺淺的酒液才把酒盞還他。

  「小口一點,慢慢品嚐味道。」藥研的臉上看不出表情,平平淡淡的,跟平時一樣無趣得可以。

  亂依著藥研的說法,薔薇色的唇瓣輕輕地抿了一口,動作優雅好看,如同他的身分一樣。

  美術品。

  「還是很苦。」亂吐了吐舌頭,果斷把摸來的酒瓶一股腦兒的推給藥研,「真不懂你怎麼會喜歡這種東西。」

  「彼此彼此。」拿出下午發點心時用來盛裝櫻餅的白樺木盒,裡頭靜靜躺了兩隻兔子形狀的和菓子,一白一粉。

  藥研本來就對甜食沒什麼興趣,但是亂卻特別喜歡這種精緻可愛的甜點,裡頭紅豆餡料的綿密香甜更是每每都能讓他露出幸福的神色。

  「燭臺切老爺後來又做了一份,讓我拿來給你。」和善又成熟可靠的獨眼太刀在下午發現漏了一份點心,後來又抱歉地補上,並且托昔日在織田家的舊友,身兼粟田口一派的他來賠罪。

  「那個亂藤四郎也有嗎?」沒有直接接下,玻璃珠一般的青藍眼珠不帶感情地問。

  「……不,他似乎沒有。」愣了一下,藥研搖頭。

  「那亂醬開動啦。」拿過藥研手中的和菓子大口咬下,跟預想中一樣的甜美滋味在口腔內擴散開來,亂露出滿足的笑靨。

  「你還在跟小亂鬧脾氣?」瞥了身旁的自家兄弟一眼,藥研大概也猜出對方鬧脾氣來這裡喝酒的原因。

  「怎麼連你也這麼叫他?」亂沒好氣地哼了幾聲,「你也叫我亂醬啊。」

  「可以啊。」藥研想都沒想地回應,著實讓亂略顯吃驚地睜大了眼,他笑著托住了亂的下巴,拇指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摩挲著沾了糖粉的薔薇色的唇,那副表情太過自然,自然到讓亂一瞬間忘了防備。

  「如果你願意說一下關於你修行的過程,我就這麼叫你。」

  聞言,亂堆起了笑容,學著藥研的方式壓到了他身上,暖橙色的髮絲輕輕刮搔著藥研蒼白的面頰,因為沾過酒而略帶酒氣的唇湊近了藥研的耳畔,溫軟的舌尖勾勒著耳廓,亂笑得太過甜美,以至於有種悲傷的感覺。

  「才不告訴你。」


By冬翎  106/6/5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