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亂】晚安吻


◇雖然寫著鶴亂,但其實有點逆的感覺,總之亂的調戲技能點通常發揮中,OOC可能注意。
◇只是想寫看看近似太宰治的鶴丸跟傷痕累累的亂




  「啊,睡不著。」

  鶴丸國永睜開眼,淺金的瞳仁倒映出天井的形狀。

  夜晚的風沉悶且溼黏不堪,那彷彿是地底深處幾乎要讓他鏽蝕的潮濕泥土,小蟲子爬動的窸窸窣窣、嫩芽破種而出的聲響,一切都令他感到安心。

  鶴丸輕手輕腳地走出臥室,今夜的月亮很圓。

  披上羽織作為禦寒,但說實在,暮春的夜晚也稱不上多冷,輕得幾乎沒有聲息的跫音踏過一地落花,直到來到本丸後方的小池塘。

  月暈在水面泛開了圓,映著淺淺的奶白色的光,他驀地起了熟悉的感覺,於是便邁開腳步走近了往昔的記憶裡。

  屍骨腐朽的聲音和花落一樣,靜得幾乎無法聽見,他曾嘗試想勾住那截森白的小指骨,只可惜當時的他尚未有形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本體從土裡被挖出來,重見天日。

  「鶴丸殿,您在做什麼呢?」

  把他從茫然的意識中喚醒的便是這個聲音。

  鶴丸國永愣了一下,才發覺自己正站在池塘中,雪白如鶴翼的羽織泡在池水中,底部的泥土被他攪和著全翻了上來,連帶著像屍體一樣載浮載沉的花瓣落葉也黏了上來。

  他近乎是半張臉都沉進了水裡,也因此一想開口就喝進了不少池水,那味道著實噁心的嚇死人。

  站在池畔望著他的是那柄奇怪的亂藤四郎,聽說他僅次於初始刀降臨在這個本丸中,不過這並不構成奇怪的部分。

  無論何時見到這把少女模樣的短刀,都可以看見對方臉上、手臂上……總之就是皮膚裸露出來的部分包著大大小小的紗布繃帶,蔥白的指腹上也老是貼著OK繃,讓指尖變成血液不流通的冰冷蒼白。

  不和自身刀派的粟田口親近、戰鬥風格猶如太刀一般的亂藤四郎,那雙似玻璃珠的青藍雙眸不知道是好笑還是其他地看著渾身濕透的鶴丸,捧著腮幫子的樣子倒有幾分像是年輕的少女。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回過神就在這裡了。」乾笑了幾聲,鶴丸略顯吃力的從池心走回岸邊,衣服吸飽了水分更顯得沉重,亂藤四郎沒有要幫他的意思,側過身讓了條路給他。

  「讓藥研弄點安神的薰香給您如何?」短刀歪著頭問,鶴丸看過類似的動作。

  審神者。

  一旦離開審神者室就無從辨清的面孔,連動作都是猶如機器一般的無機質。

  剛才亂的動作像極了審神者。

  「啊,那真是幫了大忙啦!果然年紀大了就是有這種毛病。」一抹流光閃過眼底,鶴丸當然沒那麼不識相去點出這份怪異,他一邊擰乾衣服裡的水份,一邊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半晌沒聽見回應,鶴丸本是要奇怪地回過頭,卻見那暖橙色的身影倏地湊近自己,身高不足的短刀孩子踮高了腳尖,蔥白細指劃過自己薔薇色的嘴唇,然後點在他色澤寡淡的唇角。

  「那麼今晚就先用這個代替吧。」

  亂仍舊笑得甜美,無論是髮絲垂落的多寡,還是白皙大腿輕靠著他的距離,皆是經過計算的恰到好處。

  然而一瞬間,他啞然。



By冬翎  106/5/29

-  -

好想寫個ALL亂大雜燴啊,但是現在寫亂都會有一種自己帶入的感覺//←近期cos過亂(羞恥心呢

說說兩個角色,鶴丸給我一種喜歡作死,但是會拿捏最低限度的距離,雖然看起來好親近,不過實際上根本就很難摸透他的心思,要讓他完全卸下心防有點難度。
可是偶爾在看見比較年輕的刀陷入糾結的時候,心情好的話會幫一把(ex之前寫過的鶴一期
而且我覺得啊,其實鶴丸跟亂在某種意義層面上蠻相似的,同樣換過不少主人,而且除了鶴丸早期有當作實戰刀使用之外,其他時候跟亂一樣都是被妥貼的收藏在安全的地方,活得像美術品。
至於亂是一把……我也難以形容的刀,反正就是絕對沒有外表看上去那麼天真可愛,除了工口之外我覺得還有一層蠻深的黑暗面,然而沒有人發現,除了藥研(再私心啊
我家的藥亂算是溫暖的粟田口家的現實面,順便提個、一期一振不是唯一一把吉光太刀的設定好棒(捧心((#
對於站出去就是光環的大哥,藥亂這兩個黑暗頂在後面支撐著一期  
畢竟鯰骨兩把真的不太靠譜(ㄍ

哼哼我要繼續挖掘冷CP(你要考試了#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