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後】奇怪的刀



◇本家的亂出沒,通常運轉中。
◇藥研×後藤,別問我這是什麼奇怪的CP,通稱大將組(×
◇但其實還是有一點藥亂感。






  「會像吃糖那樣軟綿綿的喔?」蔥白纖細的食指輕輕抵著薔薇色的唇瓣,與他同刀派的兄弟眨著青藍眼珠,有點像是雨水清洗天空之後的顏色,「軟綿綿的、甜膩到噁心的感覺,接吻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勾起算計過的完美笑容,亂藤四郎歪著頭笑了,渾身貼滿了紗布繃帶的模樣看上去著實有些奇異的美感,可惜後藤藤四郎只覺得那太過做作,分明和他一樣刀身上刻有稀有罕見的亂紋,眼前這把刀卻比起他更加怪異了許多。

  就連那身綴滿粉色裙褶的裙擺也是。

  忍耐著大腦隱隱發暈的感覺,後藤回道:「你又沒真的親過,怎麼會知道?」

  大概是沒料到後藤會這麼回答,亂狀似驚訝地回頭看他,這也是經過思考之後才做出的動作,如羽扇的睫毛在眼瞼處打上細碎翦影。

  「好奇的話去問問藥研吧,他知道喔。」少女一般的短刀倏地站起身,一切的動作都令人摸不著頭緒,奇怪又毫無章法的亂刃刀半掩著面發出咯咯怪笑,清脆得很像夏天吃刨冰時會聽見的風鈴聲,「那麼我先走啦,乖寶寶的後藤藤四郎。」

  說罷,亂便因為長谷部的叫喚離開了粟田口部屋前的廊緣,暖橙色的髮絲晃過了視野,後藤轉而看向院子裡遊戲的弟弟們,要是平常的話他肯定會陪著他們加入玩耍,可今天……

  「發燒的話就回去躺著。」

  今天最不想看見吧傢伙來了。

  藥研藤四郎一身白掛打扮,分明也是吉光之作,就只有藥研的內番服在兄弟們之中最不同。

  「也沒什麼不舒服,回去躺著的話那群小不點們會擔心。」看著藥研在他身旁盤腿坐下,黑色筒襪包裹著的結實小腿交叉,那一副準備要監視他的樣子,後藤不禁有些逞強地道。

  「你如果突然昏倒才會讓大家擔心。」藥研翻了個白眼,後藤不知所云的要強在他眼裡看來愚蠢,可是誰不知道呢?刀劍男士裡總是有特別要面子的傢伙,例如虎徹家的蜂須賀殿,兄弟裡也就後藤和那柄刀身特別厚實的厚藤四郎格外不坦率。

「算了,你過來一下。」他抓著後藤的肩膀,那距離一瞬間離得極近,近得讓後藤不由得想起亂剛才的話,淡淡的藥草香氣縈繞鼻尖,溫熱的鼻息描繪著耳廓,連心口也跟著搔癢了起來。

  隔著鏡片的藤紫眼眸專注得深沉,同為短刀的他們為什麼差這麼多呢?不管是第一部隊部隊長的亂也好,抑或是在戰場上深受太刀們信賴的藥研也好,全部都怪得不得了。

  後藤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掉入了時間之外的世界空隙,弟弟們玩耍的聲音消失了,徒留花落一地的殘響。他感覺額頭被軟軟地一碰,就跟亂藤四郎敘述的接吻一樣,嘴裡即使根本沒嚐到任何味道,也不由自主地想起不久前審神者分給短刀們的琥珀糖,黏稠又膩得可以。

  藥研停留的時間不太久,感覺就像為了確認什麼而做出這樣的舉動,可是僅僅只是這樣,後藤就覺得臉熱得不行,快要燒起來了,彷彿回到的鍛刀爐時那樣熾熱的溫度,刀匠打鐵的頻率、金屬熔化的聲音都歷歷在目。

  「雖然燒退得差不多了,但怎麼臉怎麼更紅了?」藥研放在自家兄弟,困惑的目光不過一瞬,旋即對對方投以好笑的眼神,「怎麼?覺得要被我吻了嗎?」

  後藤頓時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撇開了頭,試圖假裝沒看見藥研嘲笑似的表情,被愚弄了的不快填補了內心方才輕飄飄的感覺。

  「是亂吧?」藥研了然地拍拍後藤的肩膀,很快地猜出始作俑者。

  「別太相信那個傢伙說的話。」對方的說話聲又變近了,等到後藤反應過來,他的頭已經被扳了回來,黑色皮質手套扶著下巴的感覺粗糙又難以掙脫,手套與袖口之間的那截手腕是嚇人的蒼白,他不解地看向藥研,卻見那色澤寡淡的嘴唇扯開一抹笑意,藥研低低地笑了起來,富有磁性的嗓音很適合這樣的笑聲,後藤聽過負責廚房的獨眼太刀也是這麼笑的。

  「因為接吻呢,是這樣。」

  清淺的奶白色光線透進油紙製的燈,細細碎碎,猶如星子跌進了一汪墨潭,沉靜得不可思議。

  一點都不軟,一點也不甜,只有小船搖曳似的漣漪一圈一圈,灰黑的鬢角正巧擋住了弟弟們偶爾往這邊看過來的視線。

  啊啊,果然呢。

  不管是亂藤四郎,還是藥研藤四郎。

  全部全部,都再奇怪不過了。



By冬翎  106/5/31

-  -

總之就是跟同學聊天之後一起聊出來的CP
是很太刀的藥研跟小少女後藤(喂喂
結果後來同學說這對很可以www但其實就是後藤的角度在看藥亂啊(真相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