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亂】小丑的面具缺了一角

 


  把短刀送進敵方的心口,類似肉質的柔軟物體被切割開來,熾熱的生命的溫度透過本體傳到全身。

  暖橙色的長髮服貼在汗濕的臉頰上,眼裡的晴空萬里轉為暴風雨前的寧靜,銳利的瞪視使得敵方的大太刀露出一瞬間的退卻。

  然而不過數秒,胸前的破洞以及不斷流淌的黏稠黑液都說明了即將死亡這件事,只植入了改變歷史這樣的數據的大太刀頓時無法思考,就這樣被抹煞了生命。

  亂藤四郎毫不猶豫地踩過地上的血泊,手臂上的繃帶在戰鬥時鬆脫了不少,他隨便纏了回去,這種工作還是藥研比較擅長。

  甩掉了本體刀上的殘血,收刀入鞘。

  「還是收斂一下比較好喔?」側過了頭,亂看向身旁倒著成堆屍體的鶴丸國永。

  「用這副模樣回去的話,那群小傢伙們肯定會嚇到的,啊!還有燭臺切殿也是喔。」少女身姿的短刀身姿前傾,於是綴著粉紅色裙褶的下襬掀起到令人遐想的高度。

  聞言,鶴丸頓時回過神,低頭看了一下,雪白的羽織染得斑駁血紅,變成難以洗淨的顏色,有些乾涸的暗紅讓布料黏在一塊。

  嗯,看起來的確是會被燭臺切那傢伙叨念一番的樣子呢。

  「真是嚇到我了,變得一點都不像鶴了啊。」故作輕鬆地像平時那樣開玩笑,鶴丸回過頭,卻見亂那副高深莫測的表情。

  「不是指衣服喔。」亂無所謂地捻了捻髮絲,噘著嘴沒有直接看向鶴丸的臉,「我說得是鶴丸殿的表情。」

  鶴丸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用刀背上的反光倒映出面容,依舊是那張細膩到像是圖畫一樣的臉皮,淺金的眼盛著癲狂的笑意,嘴角也咧到了扭曲的弧度,病態蒼白的神情,令人感到相當不寒而慄。

  戰場是如此震懾靈魂之處,震撼到彷彿骨髓都要碎裂似的,這麼的愉快,這麼的快意,全部都湧上了喉嚨化作無可抑遏的暢快呼吸。

  他伸手掩住面容,眼睛依稀能看見手套的漆黑模糊一片。

  「那麼你說,鶴丸國永應該要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沉下的男性嗓音低低的像古鐘裡的悶響,亂眨了眨眼,學著鶴丸的動作以手遮面,挺立的軍帽帽沿下遮擋住了他的表情。

  「噗嗤!」鶴丸發出笑聲,他笑得很刻意,亂有時也會聽見其他刀這樣笑,他感覺到頭頂被用力一揉,於是軍帽立刻扁塌下去,「被我精湛的演技嚇到了嗎?哈哈。」

  亂抬頭,只來得及看見那如白蝶薄翅的睫毛輕輕一搧,細碎的翦影底下是什麼情感他還沒讀透,鶴丸純白的身影就離開了視線。

  「我去河邊清洗一下,記得等我啊。」抬起手隨意揮了幾下,亂目送著鶴丸走開。

  「咦?鶴丸哥哥要去哪?」螢丸在清楚掉剩餘的敵人之後走了過來,正好看見鶴丸離開,嬌小的孩子歪了歪頭,奇怪地問。

  「要重新戴上拙劣的面具喔。」亂放下掩面的手,擺出奇怪的表情,「因為缺了一角啊,小丑的面具。」

  「完全聽不懂啦。」螢丸撇了撇嘴,亂藤四郎的奇怪他不是第一天知道,總是說著一些無法反駁的歪理,一副少女的身姿、擺出小女生的態度來對待著所有人。

  可是剛才戰場上的模樣,剽悍得令人畏懼呢,完全不是一般短刀該有的姿態。

  嗯……?好奇怪啊。

  因為亂藤四郎不是、極化失敗嗎?



By冬翎   106/6/12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