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脇】沒有大人的秘密酒會

 

 

  丑時三刻,夜晚是短刀們的時間。

 

  「原來大家都會喝酒嗎?」亂藤四郎拿著乳白的小瓷杯,像平常分果汁那樣地平分給圍成圈的短刀們。

 

  「因為一期哥不希望我們喝,所以才不喝的。」平野藤四郎接過自己的那杯,作為皇室御物,不單純只有品茶,學會喝酒也是必備的技能。

 

  「要躲哥哥們……」小夜左文字小小聲地說道,也是,看日本號那副模樣,小夜在黑田家時肯定也沒少喝過酒,厚跟博多也是,大家就只是為了維持乖孩子的形象罷了。

 

  「這樣啊。」亂裝模作樣地點了點頭,「亂醬就不喜歡清酒的味道呢。」

 

  他一邊這麼說著,一邊給自己倒了之前審神者帶回來的外國洋酒,芳郁的果香味就瀰漫開來。

 

  「所以呢?要說什麼?」鯰尾藤四郎靠著骨喰藤四郎身上,一臉想睡的樣子。

 

  沒辦法啊,白天時才剛經歷生死一瞬的出陣,半夜根本沒法提起精神來參加這場秘密的酒會。

 

  骨喰拍了拍自家兄弟的黑色腦袋,頭頂上那跟翹起來的頭髮也塌了一些。

 

  「藥研自殺的時候,我是在場的。」亂捧著杯子,像喝茶一樣地小口啜飲著,語氣平靜地猶如在敘述一件與以自身無關的事情,但那表情卻是做作的悲慟,看得厚有些倒胃口,「因為去了修行,想起了原來自己是多麼異端的存在,所以就心死掉了。」

 

  「亂哥哥……也看見了什麼嗎?」五虎退怯怯地問道,早已睡翻的五隻幼崽全靠在身邊。

 

  他一向都很擅長察言觀色,自然也有聽出亂的弦外之音。

 

  特別強調修行一事,就代表這件事情的怪異之處,只有去過修行的人才能明白的吧?

 

  「你就直說吧,一期哥是騙子是什麼意思?」厚疲憊地按了按眉心,此話一出,瞬間在短刀中炸開了鍋,粟田口家的孩子們紛紛你看我我看你地面面相覷,不知所措的樣子溢於言表。

 

  「啊,關於這個啊。」脇差的兄長揉了揉眼,漂亮的瞳芯是藥研說過的桔梗色,「這點我不反對喔,雖然我的記憶有點模糊,不過現在的一期哥跟之前差得非常多,你們不覺得嗎?」

 

  聞言,幾把刀都沉默了,其中厚跟秋田對於一期一振過往的模樣怎麼可能又不清楚?但那依舊是他們所仰慕的兄長,所以儘管跟認知中的刀有異,也絕口不提。

 

  「那有什麼關係嗎?」今劍踢著腳,他也是寥寥可數、去過修行的短刀之一,當然也清楚自己不過就是把被後人創造出來的虛幻刀劍。

 

  可是那又如何?他和岩融依舊愉快地生活在本丸裡。

 

  「今劍以前也是很高的喔,現在變成小天狗的樣子也很開心啊。」他露出開心的笑靨,誰又不知道那副笑容之後是虛偽跟不真實。

 

  他們是孩童模樣的短刀沒錯,卻也是經歷了不少紛紛擾擾,在亂世中踟躕而行,看盡各家族的爭鬥,最後沉澱於時光之底的千百年刀劍。

 

  「我不是指這個喔。」蔥白的指尖輕輕劃過杯緣,亂歪著腦袋,暖橙色的長髮垂了下來,看上去有幾分詭譎,「因為一期哥不是說過嗎?粟田口吉光的唯一太刀什麼的。」

 

  「可是啊,一期一振,並不是唯一的太刀啊。」

 

  那麼樣強調著自己的特別,到頭來只是一場莫大的騙局。

 

  「這跟你修行失敗有關嗎?」後藤沉默了半晌,才又開口問道,他雖然心有不滿,可沒有去過修行的他也找不到適當的點反駁亂。

 

  「因為如果成功的話……」亂瞠大了青藍的雙眸,透明的水液不斷從眼角的縫隙淌落,他粗暴地撕下貼在臉頰上的創可貼,於是厚曾見過的金色裂痕又映入眼簾。

 

  「不就等於是接受了一期哥欺騙我們的真相了嗎?」

 

  原來那不是亂藤四郎極化失敗,而是有意識地阻止了自己的成長。

 

  為了守護著修行的秘密,脫離美術品的身分站到了兄弟們身前,神似少女的短刀咧著嘴角哭泣,那模樣宛如荒誕不經的小丑。

 

 

 

 

 

 

 

 

 

 

 

 

 

 

 

  於是躲在轉角處的那柄、還很幼小的亂藤四郎捂著嘴巴,難以置信地哭了。

 

 

By冬翎   106/7/13

 

創作者介紹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