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沒有關係嗎?英君?」機場的大廳裡,淺紅色長髮的少女看著褐膚的少年,灰色的眼眸不安地眨了眨。

 

   「沒事的,我相信他們一定可以明白我這麼做的意義。」中田英揉了揉少女的頭,「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十七。」

 

   看過來的那道目光傳遞的是十足的信任,她與中田英算是相識多年的青梅竹馬,一個眼神也夠讓彼此明白對方的想法。

 

   「絕對會使命必達!」少女做出了敬禮的動作,俏皮的樣子讓中田英不禁莞爾。

 

   「我說啊,就不能體諒一下我還在嗎?」路卡看著自家妹妹跟死黨的互動,雖然這兩人之間也純粹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關係,但再怎麼也不能好到忘了他吧?

 

   「好嘛,哥哥不能給英君添麻煩喔,叔叔好不容易讓你出遠門呢。」十七夜趕緊蹭蹭完全就是吃味了的路卡,但說出來的話更讓路卡哭笑不得。

 

   「我才不會!」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路卡調整一下背包。

 

   接著她目送著中田英跟路卡過了海關,消失讚走廊盡頭。

 

   看著飛機飛往晴藍的天空,少女勾起了唇角。

 

   「就讓我看看你們要怎麼展翅吧……義大利國家代表隊,吟遊詩人。」

 

   白皙的手掌輕貼在玻璃窗上,少女轉身離開了機場,淺紅的長髮甩出一道弧度。

 

--

 

   「隊長今天是不是比較慢?」盤著球的腳步停了下來,Angelo轉頭問向旁邊的Fidio。

 

   「隊長平常應該不會遲到才對啊……」Fidio有些擔憂地望著足球練習場的休息區,隊友們也因為隊長不在而顯得有些鬆散。

 

   吟遊詩人們的聚集是為了這次的FFI大賽,南歐地區預賽在兩個月後即將展開,眾人為了贏得比賽而進行集訓。

 

   不過顯然效果不彰,大家看起來還是一副懶散的樣子,一點都沒有要比賽的感覺。

 

   此時,一陣腳步聲響起,大家本以為是隊長來了,回眸,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淺紅色。

 

   監督領著一名看上去與他們年紀相仿的少女進來。

 

   「她是今後負責照顧吟遊詩人隊的球隊經理,名字是咲羽十七夜。」監督帕烏羅介紹道。

 

   眾人看向少女,她和隊員們一樣穿著吟遊詩人隊的制服,偏大的外套穿在身上感覺顯得鬆散,又或許是少女太過纖細的關係。

 

   「各位好,我是咲羽十七夜,從今天起開始擔任吟遊詩人的經理人,請多指教。」十七夜精神地說著,不過沒有人搭理她。

 

   「……監督,隊長還沒到。」Angelo調整了一下耳機後說道,對於十七夜的出現,他並不覺得特別高興或什麼,反而覺得麻煩。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少女的出現對他們而言有種奇異的不適應感。

 

   「如果說的是英君的話,他已經離開義大利了喔。」沒等監督回答,十七夜便逕自開口,她的聲音輕輕柔柔,像是被羽毛拂過了一樣讓人覺得舒服。

 

   「怎麼可能?我們可是下下個月就要進行地區預賽了!」Gialuca翻了翻白眼,要說謊也先打個草稿啊,他們可是國家代表隊,哪有隊長說走就走的道理?

 

   「是真的喔,你看。」十七夜從隨身的小包中拿出一封信,Fidio將信接下、拆開。

 

   攤開的信紙上有著稀疏的幾行字,那確實是中田英的筆跡。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人已經在飛機上了,我認為你們總是太過依賴我了,吟遊詩人之所以會叫這個名字,並不單單只是義大利人的浪漫,而是因為每個人都是閃爍的星星,才會形成和諧的樂曲。

 

   所以我決定暫時離開一下,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就由Fidio來擔任隊長,我會拜託我的青梅竹馬,咲羽十七夜代替我來照顧你們。」Fidio唸出信中的內容,再看了看笑容滿面的十七夜。

 

   「隊長到底在想什麼?這個小不點怎麼可能代替得了隊長?」Blangee看向十七夜的眼神帶了點輕視意味,向來好強的十七夜也不甘示弱地直直看了回去。

 

   「不然這樣好了,你們最厲害的前鋒對著我射門三次,如果我三次都能接下來,你們就要承認我是你們的球隊經理。」十七夜偏頭想了想,提議。

 

   「哼,看你這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光是一球就能結束掉你了。」Lafiya不以為然地說,他一點都不相信這個乾瘦的女孩子能接下任何一個射門。

 

   也是,就外表來看,瘦弱的身材、不高的個頭,十七夜的話一點信服力都沒有。

 

   身為監督的帕烏羅沒有阻止,只是略帶不贊同地看了十七夜一眼。

 

   十七夜笑笑地比出了拇指,表示自己沒問題。

 

   她站到了球門前,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

 

   在她的前方是被眾人推出來的Fidio,雖然Fidio對於十七夜的出現一點感想都沒有,但他還是有點無法接受中田英丟下他們的事實。

 

   抱持著有點半吊子的心態,他朝著球門射門,帶著強大衝力的球快速地飛向球門,正當大家以為一球就會結束時,十七夜將球牢牢地接下。

 

   「喂喂,別看她是女孩子就放水啊,Fidio。」Marco感覺上還是一派輕鬆,主觀地就認為是Fidio放水。

 

   反倒是Fidio感到有些驚奇,儘管他剛才那球並沒有認真,但威力也不是太小。

 

   他重新調整了一下球的位置,以腳尖把球往上挑起,旋轉著的球停留在半空中數秒,接著被Fidio用強大的腳力踢了出去。

 

   Fidio以為這次十七夜鐵定接不住了,沒想到少女僅是將身體的重心壓低,穩穩地把球接下。

 

   「怎麼回事啊?那女的怎麼可能接住Fidio的球?」Andon難以置信地說,看Fidio的表情也不像是純粹玩鬧。

 

   該不會其實咲羽十七夜是個很強的守門員吧?

 

   「Fidio只是不想讓那個女的輸的太難看,你們放鬆點。」Blangee立刻說,可那樣子看上去也變得緊張。

 

   「這樣不行喔,連我都能接下的話,代表你的實力還不夠喔。」十七夜拋起球,往Fidio的方向擲去。

 

   這句話讓原本有些散漫的Fidio都不得不認真起來了。

 

   金色帶有金屬光澤的光環在腳下展開成圓,銳利的劍尖指向了十七夜,像是從輕弩上撥出的箭飛射出去。

 

   「奧丁神劍!」這是他最自豪的必殺技,儘管Fidio並沒有特別想逼退十七夜,但再怎麼樣也不想讓對方小瞧自己。

 

  可是接下來的發展卻讓他愣住。

 

    「失落者的歸屬!」無數大小星盤在十七夜身前形成一道牆,旋轉著的指針併發出一道柔和的星光,溫柔地將球包覆起來。

 

   淺紅色的髮飄起又落下。

 

   「接、接住了……」Angelo愣然地張大了嘴,其他隊員包含Fidio也是差不多表情。

 

   「果然跟英君說得一樣。」十七夜抱著球,表情略帶苦惱。

 

   「你們太過依賴英君了,也導致沒有即時的應變能力,在遇到狀況的時候也會因此緊張呢……」

 

   「你懂什麼啊?少在那裡自以為隊長的了!」Gialuca打斷她未說完的話,「是隊長把我們從地獄拯救出來,是隊長把我們從無人的泥沼中拉出來,你明明只是一個毫不相干的人,憑什麼這樣指責我們?」

 

   「是這樣嗎?」十七夜莞爾,她並沒有生氣,倒是那笑靨看起來有些神秘,「總之,你們還是得承認我是你們隊上的經理人喔。」

 

   眾人的表情有些不甘,不過既然答應了也不能反悔。

 

   「哼、我們去練球。」Andon哼了聲,隊員們便走回球場去練球,大概是因為輸給十七夜的關係,隊員們周遭的氣場感覺比剛來時認真許多。

 

   十七夜和帕烏羅說了一聲之後就往裡頭的儲物間跟廚房走去。

 

   在其他人看不見的角度,十七夜賊笑。

 

   「……這樣第一個任務就完成了。」

 

   在寫著『讓大家團結』的字樣前,被紅筆打上了勾。



      By冬翎 104/12/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