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闇異聞 · 第四十一夜



01、

 

 聽說知更很喜歡上回他托人帶回來的髮飾,於是這回放假回來,母親便給了乙鹿一筆錢,讓他去替孩子置辦點搭配髮飾用的新衣服。

 

 想當初知更剛到鶴見家時,母親的臉色難看得可以,儘管確認騷動不是跳樓的少女造成,可是把一個惡鬼帶回神社著實還是不妥。

 

 最後乙鹿以淨化為理由留下了知更,孩子身上暴戾的血腥氣息也逐漸淡去,變得和一般尋常孩子相近一些,母親的態度也軟化了。

 

 與其說是軟化,倒不如說家中的女性都很寵著這個孩子。

 

 可惜平時只要乙鹿在家,換衣服綁頭髮什麼的樣樣都只給他動手,再怎麼說乙鹿也只是個普通的少年,現在更是軍人,這種女人家擅長的事情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例如現在,還是拿手中的新髮飾沒辦法的乙鹿只好暫時順著知更的意,把櫻枝髮圈綁在孩子額上的犄角。

 

 「我們等等要出門,把角收好。」

 

 「咪?」知更伸手拍平了一邊的尖角,綁著髮飾的那邊只有稍微壓短一些,用瀏海稍微擋住。

 

 「好了,我們出門吧。」牽著知更的小手,這天乙鹿並沒有穿制服,簡單地套了件輕便的外出服就出門了。

 

 也幸好他是男性,否則鶴見家小姐即使只是出門散步也得盛裝打扮,以免失了面子。



02、

 

 人們將這個年代稱呼為大正,在西方文化衝擊之下,最盛行的除去那些充滿洋味兒的新事物之外,就是潛伏在暗處的妖怪蠢蠢欲動,不可思議的怪談接連發生。

 

 「出門!出門!」知更拉著乙鹿的手開心地跳來跳去,正確來說那不算是跳,應該用飄來形容更為適合,柔軟的粉嫩包子頭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晃,像是西洋繪本一樣漂亮的畫面。

 

 自從知更慢慢被淨化之後,有逐漸變得輕飄飄的傾向,所以乙鹿牽得很緊,才不會被他人注意到知更不是人類的事實。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怪異的存在,特別是十紋裡有部分是滅殺怪異的激進派,凡事還是小心為妙。

 

   「嗯,要去和服店一趟。」乙鹿拍拍孩子的髮頂,之前被室友看見時,還被調侃說提早當爸爸了,想著都氣悶。

 

 從鶴見神社出去之後沿著街道走,會經過相當繁榮的港口,新奇好玩的東西都聚集在那兒。

 

 知更好奇地跟在乙鹿身邊到處轉,完全展現出如同名字一般鳥類好奇的本性。

 

 也難怪,以外表看起來,知更也不過是個半大的孩童,對世界的輪廓還不大熟悉。

 

 「兔子!毛茸茸!」知更湊到了玻璃櫥窗前,內部粉紅色的少女風格裝潢在第一時間就吸引了她的目光,更別提擺放在凸出的櫥窗裡的那隻白毛兔子,紅色的眼睛像紅寶石般地熠熠生輝,穿著剪裁合身的黑色背心跟高禮帽,手中拿著金色懷錶——那是知更絕對不會錯認的,關於一個金髮女孩追著兔子的冒險故事,之前乙鹿唸過給她聽。

 

 依依不捨地又多看了兔子幾眼,知更才歡快地被鬆餅攤的香味給引開了。

 

 「兔子眼睛,亮晶晶!」咬了一口乙鹿遞過來的厚鬆餅,帶著香濃甜味的鬆餅很快地留下一個大大的咬痕,知更吃得連鼻子上都是鮮奶油。

 

 好不容易靠食物讓孩子稍微安分一些,和服店也近了,就在這條小巷子內,磚石地鋪設而成的道路連接到下一條街道。

 

 「咪?」知更眨了眨眼,那是一間老舊的鋪子,簡單地用黃綠條紋的塑膠棚當作暫時的屋簷,裡頭一排一排全是放置布料的架子,五顏六色的在燈光之下色彩斑斕,一旁還有大片的玻璃抽屜,裡頭是各種形狀顏色的裝飾品,還有好幾捲的緞帶跟綿繩。

 

 「這裡的老闆跟我是舊識了,是個人很好的老奶奶,城鎮裡商店販售的手工娃娃有至少一半是出自於她的手。」乙鹿推開門走了進去。

 

 「奶奶?」知更喜歡奶奶,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這個名詞有點熟悉感,好像曾經也有誰用甜甜的嗓音喊著這個稱呼,然後一隻蒼老的手就會輕柔地撫著她的髮頂,溫柔地翻開書頁,用和藹慈愛的語氣徐徐道出快樂的故事。

 

 「奶奶、奶奶、奶奶!」知更愉快地重複這這個單詞,在小小的和服店裡蹦跳著。

 

 倏地,也許太過興奮,知更貌似是踩到了什麼絆倒,那觸感和羽織的麻布,她沒有揚起粉塵,也沒有東西因此被撞落在地上,僅僅是發出了類似布娃娃落地時那種『啵啾』的滑稽聲音。

 

 「哎呀,這不是鶴見家的小公子嗎?」



03、

 

 知更還沒來得及開口呼痛,年邁的女性嗓音便從店內傳了出來,她首先看見一雙淺褐色的眼珠子,再來才是花白的捲髮跟簡單樸素的留袖。

 

 「好久不見了,婆婆。」乙鹿熟稔地叫出來人的名字,他先和對方閒聊幾句,兩人才一同進到有著大工作台的室內。

 

 「真是,好久沒來了,婆婆還以為你們年輕人不穿和服了呢。」老人熱情地招呼著乙鹿,把桌面上的雜物往後推出一個空間。

 

 洋裝、西裝,這些外來的服飾迅速在帝都流行起來,婆婆會這麼想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就連十紋的制服也是西服。

 

 「不,我還是習慣和服一些。」乙鹿將知更推了出去,「這次是要做她的衣服。」

 

 知更緊緊捏著乙鹿的衣角,水靈靈的大眼睛眨了眨。

 

 「唉唷,真是可愛的孩子。」婆婆伸手捏捏知更的臉頰,「讓婆婆量量身。」

 

 「……。」知更噘著嘴,一副不想靠近對方的樣子。

 

 「沒事的,幫你做新衣服而已。」乙鹿有些疑惑地催促,知更這才不情不願地靠過去。

 

 「這孩子真黏你,要是我那不成材的兒子也有你的一半就好了。」她感慨地說道,給知更量好尺寸,婆婆接著從店鋪裡找來不少一看就覺得很高級的布卷,「不說他了,我最近批了一些不錯的新貨,很適合拿來做夏天的衣服。」

 

 說罷,她便把幾卷夏天顏色的布料排到桌面上,花紋從常見的牽牛花、繡球花到金魚和荷葉都有。

 

 待知更選定其中一種花色,婆婆一邊張羅的材料一邊和乙鹿閒話家常起來。

 

 「唉唷你聽說了嗎?有個農場裡的母牛生了隻會說話的人面牛,那主人急得不得了,真是晦氣啊。」婆婆的話讓乙鹿皺起了眉,放假前他似乎也有聽前輩在討論這件事情,但十紋裡要處理的怪事可多著呢,若是人面牛沒有造成傷亡,那通常會讓下級的小兵去處理,乙鹿當時也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然後啊,那隻人面牛居然唱了一首歌,好像是什麼……」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在婆婆唸出人面牛的話時,知更唱了一樣的歌。




              By冬翎     107/7/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