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闇異聞 · 第四十四夜



01、

 

 「所以,我有一件事想讓你去做!」

 

 如此這般,乙鹿在報備過後,來到了這個傳說中可以接到來自地獄的聲音的電話亭。

 

 那是近期才流傳起來的怪談,那日一個婦人處理完母親的喪事,搭了晚班車從娘家回到位在帝都的夫家,孰料就在經過這兒的時候,無人的電話亭居然響起了鈴聲。

 

 那婦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就這樣進入電話亭接電話,電話接起後,她居然聽見了過世母親的聲音,背後還有一些不甚鮮明的哀嚎聲。

 

 婦人頓時頭皮發麻,因為她母親生前有虐待動物的怪癖,而電話裡也有動物的叫聲,嚇得摔了電話落荒而逃,而這個傳言也默默傳開了。

 

 「我要你去一趟那個電話亭,然後謊稱聽見過世的那孩子的哭訴,說自己的屍體放在東邊樹林的廢棄神社裡,然後把這份謠言散播開來。」

 

 「要是真的這麼順利就好了……」他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儘管很想無視莓野野的胡鬧,但最近電話在夜半無緣無故響起的狀況也挺擾民的,上頭要他順便把這件事情結了。

 

 這個難道不是應該找裝設電話亭的工人嗎?

 

 乙鹿有些無力,莓野野的做法如同她本人的性子一樣直爽,按照她的推測,殺人兇手也應該還在找屍體的位置,不如設局讓他自投羅網。

 

 但是這不能由莓野野來做,乙鹿的身份比她這個私家偵探安全且可信多了。

 

 電話亭亮著微弱的光線,也讓乙鹿有餘裕去打量周遭的環境,尋常的漆紅方型中鑲嵌著大片玻璃,透著窗還能看見遠方港口浮在海面上的光。

 

 又等了好一會兒,遲遲沒有聽見電話響起的聲音,乙鹿覺得裡頭有些悶,正想到外頭透透氣的時候──

 

 門打不開。

 

 他皺起眉,又使勁推了幾下。

 

 袖中的短刀卻在這時騷動了起來,那是怪異出現的徵兆,乙鹿戒備了起來,可是他身在這樣窄小的空間,要躲也躲不開。

 

 驀然地,四周起霧了。

 

 玻璃窗變得霧白起來,漸漸看不見外頭的狀況,乙鹿用力撞了門,但應該要輕易推開的門板聞風不動。

 

 沙沙、沙沙……

 

 古怪的聲音響起,玻璃上突然起了變化,彷彿是在嚴冬結霜的火車窗戶上吹了口氣,用手指在上頭寫字塗鴉似的,他看過這些洋文。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一個扭曲的男人,走了一哩扭曲的路。)

 今晚沒有星星。




02、



 在歌詞落下最後一筆的同時,乙鹿聽見像是搖晃鈴鐺的聲音。

 

 然後電話響了。

 

 非常大聲,那鈴聲迴盪在小小的電話亭裡,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燈還是穩定地照明,但乙鹿卻有一種蠟燭被吹熄的感覺,甚至是聞到了那股焦糊味。

 

 你為什麼不接電話?

 

 玻璃窗浮現了一行字。

 

 接嘛接嘛接嘛接嘛接嘛接嘛接嘛接嘛……

 

 接著他被字包圍。

 

 照理來說,一般人大概早就被嚇哭了,但乙鹿只有一種煩躁感,估計是從小這種事情接受得多了,所以他倒是很鎮靜。

 

 「你是誰?」乙鹿接起電話,那種刺耳的鈴聲總算是停止了,靜得只有他的問話聲。

 

 「你等等……這裡收訊不太好。」帶著雜訊的女性嗓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那聲音聽起來很年輕,總覺得說話的人可能是個少女,如果對方的家庭背景足夠讓她受教育,那應該是還在學生年紀的那種。

 

 「有了有了……您好,我是知更。」少女的語氣很輕快,然而她的名字卻讓乙鹿猛然一頓,「我是隸屬於聖瑪麗亞女子學校的新聞部記者,我們想調查有關小女孩失蹤案的消息,請問您對這件事有什麼頭緒或看法嗎?」

 

 「……小女孩失蹤案?」是指現在的這件案子嗎?

 

 等等,她說她是聖瑪麗亞女子學校新聞部……現在可沒有新聞部,這是那個跳樓少女的聲音?

 

 「喂!你是三年前跳樓的那個女生嗎?你真的是自殺──」乙鹿急急地想要問出當年的事情,但是……

 

 「原本是替家人跑腿,出門之後就沒回來了嗎?」那女生還繼續說著話,彷彿沒有聽見乙鹿的聲音似的,「有經過學校……」

 

 少女的聲音愈來愈模糊,沒過多久電話就斷了,乙鹿握著聽筒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下一秒,一股溼黏的、溫熱的觸感描繪著耳廓,他把聽筒摔了回去,看見一條舌頭。

 

 是怪異。

 

 他執起短刀往舌頭一刺,舌頭動得更快,靈活地避開乙鹿呆板的攻擊。

 

 啪得一聲,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透過玻璃窗便看見黑色的手和黃色的眼珠貼在電話亭周圍,那些應該是怪異為了嚇唬他而製造出來的幻象。

 

 本體是舌頭。

 

 乙鹿這樣想著,便專心和那條舌頭對峙起來,許是前幾日和少尉的對練起了效果,他逐漸佔上風。

 

 但是這樣還不夠。

 

 舌頭太過滑膩柔軟,就算抓住了也很快就溜掉。

 

 「……。」於是乙鹿便從口袋裡摸出一樣東西,那是兩塊落雁,他沒想太多就把食物往舌頭上放。

 

 帶有甜味的乾菓子剛接觸到舌頭,舌頭就安分下來,再過幾秒,聽筒裡滾出了一隻巴掌大的猿人妖怪,乙鹿認得那東西,是覺,通常沒什麼靈智,靠本能行動的小妖怪。

 

 原來是這東西在搞鬼。

 

 雖然沒什麼明顯的攻擊性,但就是煩人了點。

 

 處理掉覺之後,乙鹿回到了十紋。



03、

 

 回報過上級,乙鹿也順便將莓野野交代的內容也一併散播出去。

 

 他頭疼地按著太陽穴,接下來便是等謠言的功用發揮到一定程度時再去追捕那位「可能的犯人」了。

 

 「你明天也有任務?」室友看乙鹿一回來洗過澡就窩回自己的床上,不禁有些疑惑。

 

 「我遇到一個自稱私家偵探的女孩子,說大廳椅子下有人的事情是樁兇殺案。」乙鹿沒特別爬起來講,他閉著眼睛躺著,從嘴巴裡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她的推理也不是那麼沒道理,就是缺乏證據。」

 

 「兇殺案?」這就是個大事了,即使是平常神經大條的室友也皺起眉。

 

 「一對夫婦的女兒失蹤了,加上椅子下有人、飯店員工看見半夜有人影,和有人說椅子下滲出血跡,這些聽起來倒是也像兇殺案。」

 

 「幹完這件你還是休息一下吧。」室友擔憂地說道,「我覺得你現在看起來像剛生產完的婦女。」

 

 「……滾。」

 

 這樣說起來,他到底聽見的是什麼?




                         By冬翎  107/7/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