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異聞 · 白晝(上)



01、



 「鶴見,聽說你最近在調查三年前的跳樓案件?」

 

 有過數面之緣的大尉面色凝重,雙手交疊著看向乙鹿。

 

 「報告大尉,是。」又是調閱資料,又是在巡邏時稍微繞點岔路,乙鹿本來就料到自己的行蹤會被上頭注意,但這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所以他很快地就點頭承認了。

 

 「不要再追查了,這是上頭的命令。」

 

 「……咦?」乙鹿愣了一下,一雙藍眸望了過去,卻見大尉並無退讓之意。

 

 「我知道那個屍體藏在神社的謠言是你散播出去的,難不成你接下來還想去那名女學生家裡拜訪?別打擾人家了,她父母為了這件事賣掉房子到離學校很遠的東區去了。」大尉是想嘆氣的,但他沒有放軟語氣,反而是愈發強硬起來,「如果還想繼續當厄除,就別再繼續了。」

 

 「再追查下去,只會危害到你和你撿回去的那個座敷童子的安危而已。」

 

 「報告大尉,我做不到。」乙鹿不由自主地皺眉,知更在鶴見家已經待了好一段時間,沒道理上頭會突然提到她,而且似乎還想對她不利,特別是大尉又提及不要繼續追查下去……

 

 這難道不是說明了,知更其實跟那案子有關嗎?

 

 少女真的是自殺嗎?

 

 「做不到也得做到!」大尉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我不想關你禁閉,但即使那怪異受鶴見家保護,也無法從十紋手中保下她。」

 

 「那至少說明一下原因吧?上頭為什麼忽然阻……!」乙鹿還未說完,一股涼風襲來,他反射性地退後一步。

 

 大尉拔出了腰間的太刀,若是他沒後退,脖子上就會多出一條血痕,或許還會斷氣。

 

 「出去吧。」

 

 乙鹿沒再回應,僅僅是臉色難看地行禮之後,離開了大尉的辦公室。

 

 「怎麼了?挨罵了嗎?」在外頭等人的室友看見乙鹿一臉嚴肅地走了出來,忍不住問道。

 

 「蟬時,我不會停手。」乙鹿捶了下牆壁,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蛤?什麼不會停手……等等,鶴見!」

 

 聽著外頭的腳步聲遠去,大尉這時才疲憊地按了按眉心。

 

 「如果可以,真希望那孩子能夠推翻那群老狐狸啊……」

 

 可是他也只能幫到這樣了。




02、



 「所以你才找上我?」

 

 莓野野咬著蛋黃酥,看著眼前的少年問道。

 

嗯,果然還是這八珍樓的東西好吃。

 

 她舔了舔指尖上殘餘的碎屑。

 

 「那就跟你們大尉說的一樣,去那個少女的家看看吧。」

 

 「……呃?」乙鹿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看向莓野野的表情甚至有些呆傻。

 

 「你沒聽出來嗎?你們大尉是支持你的喔?」少女將糯米糖藕切成數塊,叉了其中一個舉到乙鹿面前,「他還特地把地點的提示告訴你了欸,這麼不機靈可不行。」

 

 地點……!

 

 這麼說起來,大尉的確是說了少女搬家,當時太震驚沒有留意。

 

 「看來你們家大尉也淌了渾水呢,真是愛護下屬啊。」莓野野咬著點心說道,「看來上頭跟這件事情有相關的人士中,有至少一位是他的長輩。」

 

 「什麼意思?」乙鹿不太明白莓野野的猜測從哪裡來?上次也是,她所說明的內容和實情幾乎相差無幾,但到底是從哪裡知道的呢?

 

 「我喜歡會發問的孩子,但是這麼簡單的問題也問的話,我會懷疑他是個笨蛋。」莓野野坐直了身體,解釋道:「你覺得你們大尉明明也可以直接提供協助給你,那他為什麼不明講?」

 

 「……因為是不可以公開的事情?」

 

 「答對了,明明是不可以公開,而且或許還是一件危險的事,那他為什麼還要偷偷洩漏資訊給你?」她再度提出問句,「我想那是因為希望你可以替他去揭露事實,卻同時也要警告你這件事情的危險性,能夠同時知道這件案子的相關線索和背後的危險,你覺得他的消息是從哪裡來的呢?」

 

 「上層……不對,再上層還有三個階級,少佐以上的會議連大尉都聽不得。」乙鹿回想了一下他們的軍階,才突然發現這個事實。

 

 「沒錯,合理的解釋是你們大尉去竊聽來的,或是上級有人告訴他的,但是上級分明也知道這是個牽涉眾多問題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那唯一有可能的選項就是,上級有人跟他是家人,足夠信任而且利害關係一致。」莓野野豎起食指,老實說對方果然是個偵探,推理時的樣子挺有魅力的,如果她嘴上沒有食物的屑屑的話。

 

 「不過他可能也沒想到你們大尉膽子不但大,而且挺叛逆的。」她笑著說道,「這件事的調查他不能自己動手,大尉的身份會牽涉到太多無辜的下屬,但是你不過是個伍長吧?」

 

 「呃……是沒錯。」被這樣一講,心裡燃起了莫名的不爽啊……

 

 「你再底下的兵人數眾多,也比較沒有直接的上下屬關係,又有家庭當後盾,真是適合扔麻煩事的人選。」

 

 「那個,我說啊。」乙鹿硬是拿開莓野野手上的甜食。

 

 「……你以前講話有沒有得罪過人?」

 

 「有啊?人家明明只是實話實說,那群人怎麼這麼容易生氣?」莓野野眨了眨眼,一臉困惑。

 

 「請你捫心自問一下!」




03、



 透過莓野野的調查能力,兩人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跳樓少女的住處。

 

 「我要你帶的東西帶好了?」莓野野在敲門之前又問了一聲。

 

 「嗯。」乙鹿點點頭,手不自覺地摸向披風內的暗袋。

 

 「那就好。」她經過一戶相當普通的日式住宅,方正的門牌掛在右上角的位置。

 

 少女姓管乃,全名是管乃時雨,就讀聖瑪麗亞女子學校高中部二年級,新聞部的主將,是個相當活潑、行動力高強的女孩子。

 

 乙鹿原本以為,在這樣環境下成長的少女,父母也是相當開明的類型。

 

 「我們沒有你想要的東西。」年過半百的男人說話相當宏亮,佈滿歲月刻痕的臉皮配上細小的眼睛,更多了幾分嚇人的感覺。

 

 「真是……就不能放過我們嗎?就叫她別調查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男人碎唸著想把門關上,乙鹿下意識地拉住了對方的手臂,他的力氣不大,卻也足以讓管乃先生停頓。

 

 「我們不是用十紋的立場來的。」莓野野在這時發話了,她似乎是看出了男人話裡的意思,又或者知道對方在厭煩什麼。

 

 更可能的是,男人實際上什麼也不知道,就只是單純想護著女兒。

 

 「我是鶴見家第八代家主的三子,鶴見乙鹿。」他從口袋摸出一只封蠟章,相當尋常的尺寸,外型也沒有什麼特別華麗的,但那刻著鶴見家的家紋,這種東西一般人是沒法拿到手的。

 

 「我懷疑令嬡不是自殺,所以想查清楚。」

 

 「……。」男人沉默地盯了兩人一會兒,才緩緩開口:「我沒說謊,這房子裡沒有你們想要的東西,不信你可以進來看看,我把時雨的東西收在二樓。」

 

 語畢,男人便逕自進屋,也沒有關門,似乎是同意讓兩人進去。

 

 「……看來十紋來這裡拜訪過。」莓野野彎腰把靴子脫下,才踏上了木製的地板。

 

 「而且還不止一次?」否則男人的態度不會那般厭煩,乙鹿總覺得當年管乃時雨肯定是揪出了什麼秘密,或是掌握了什麼證據,害得全家人必須搬家。

 

 「聰明!真不愧是我可愛的小助手。」莓野野對乙鹿拋了個媚眼,毫不意外看見少年就這麼石化在那裡,拉低了帽沿。

 

 之後,在男人的指示下,他們來到存放少女遺物的房間。



                        By冬翎  107/8/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