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異聞 · 白晝(下)



04、



 如果不是清楚管乃時雨已經死亡的事實,乙鹿大概會覺得這房間彷彿還有人住著。

 

 新建的住屋不免帶了點西洋味兒的裝潢,無論是蕾絲窗簾,抑或是粉紅色的梳妝鏡,都給人一種夢幻的感覺,地板是非常日式的淺綠色榻榻米,散發著淺淡的香味,床鋪也是日式的,除去整體風格算是中立的書櫃,這實在是個衝突感很大的房間。

 

 但是在調閱少女手寫的資料時,乙鹿並不覺得對方是這樣夢幻的類型,這麼說有點失禮,管乃時雨給人的感覺比較精明能幹,同時又飽讀詩書。

 

 「看來管乃小姐是個相當崇洋的人呢。」莓野野率先踏進房間的範圍,在不打亂內部用品的情況下到處探索了起來。

 

 「崇洋?」

 

 「剛才的管乃先生,完全就是一個標準的日本男兒啊。」莓野野靠近窗戶,老實說蕾絲窗簾和她相襯多了,「老頭子是保守派比較多,母親的意願是不被重視的,所以從房間可見管乃小姐實際上是比較喜歡洋式的風格。」

 

 「不過佈置這房間的不可能是早就去世的管乃小姐不是嗎?我想那是因為作為一個父親,即使不認同女兒喜歡的東西,卻還是拉下臉給她買了蕾絲窗簾和梳妝台,不過管乃先生的品味實在是不怎麼樣。」看來就連莓野野也對那個突兀的梳妝台有意見,上頭除了簡單的口脂香粉,還擺了一罐西洋香水。

 

 「總之,我們先看看書櫃裡的東西吧。」乙鹿硬生生轉了個話題,怕品味被批評的管乃先生會在惱羞之下把他們趕走,更何況就算主人已經離世,這也是少女的香閨,讓他進去還真是令人窘迫。

 

 小聲地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打擾了」,乙鹿才在莓野野似笑非笑的目光下進入房間。

 

 書櫃中的書籍種類繁多,每一本都有被劃上記號或是筆記,幾本看起來被翻閱多次的文學書上甚至還有感想,外國傳來的洋書、聖經等也不少,除此之外,也有一些醫書、天文學、食譜,和乙鹿所想的一樣,少女實在是個相當博學的人。

 

 「真不虧是以記者作為目標的人耶……」莓野野有些驚奇地說道,滿滿一整櫃的書可以讀到精熟實在是太厲害了。

 

 「不過好像沒有什麼線索……」乙鹿再度翻開了幾本書,上頭都是很尋常的筆記,倒是沒有再出現那些記載著奇怪歌詞的便條了。

 

 等等,說到便條!

 

 「這麼說起來……」乙鹿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拍了一下掌心,「我在撿到那間旅店的地址時,還找到了一個膠片。」

 

 「膠……」莓野野皺起眉頭,但是她還未說完,房門便打開了。

 

 「你們是姊姊說的那個ㄞ……」來者是一個男孩,乙鹿很快地就猜出來人的身份,管乃時雨的弟弟,今年十二歲,名叫管乃朔良。

 

 「ㄞ……什麼呢?」男孩困擾地擰著眉毛,似乎是覺得自家姊姊留下來的暗示太難發音了,「啊!我想起來了!是愛麗絲!」

 

 「……。」他才不是什麼愛麗絲。

 

 乙鹿默默地想。




05、



 「姊姊跳樓之前給我一個箱子,她說只能給愛麗絲知道,爸爸媽媽也不可以。」

 

 朔良把兩人帶回自己的房間,從衣櫃深處拉出一個大箱子,上頭積了厚厚的灰塵。

 

「這個是?」乙鹿本想上前幫忙對方的,但是被孩子攔了下來。

 

 「姊姊說要找到膠片的人才是愛麗絲,但是愛麗絲要會唱歌。」男孩張開雙手擋著箱子,一副就是要乙鹿現場唱歌的樣子。

 

 「耶!我還是第一次看十紋唱歌!」莓野野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跑去坐到朔良的旁邊。

 

 於是,在兩人的注視之下,乙鹿硬著頭皮將知道的兩首兒歌斷斷續續地唱了出來,還被朔良嫌棄難聽。

 

 沒辦法,他懂的洋文不多,發音標準什麼的更是難如登天。

 

 「這樣就可以了吧?」莓野野看了一眼在角落石化的乙鹿,彎下腰來問著男孩。

 

 無論如何,她在朔良眼裡還是比較吃香的,因為她和管乃時雨有著不少相似之處。

 

 「嗯,雖然那個葛格唱歌很難聽,不過應該是姊姊說的人。」朔良毫無惡意地說著,並打開了紙箱。

 

 裡頭有一臺投影機。

 

 僅此。

 

 「姊姊說把膠片放進去就好。」朔良把投影機的鏡頭對準空白的牆壁,接過乙鹿手中的膠片,並使它運轉起來。

 

 拉上窗簾之後,房間也暗了下來,乙鹿聽見一陣沙沙聲,畫面看起來是一片雜訊,正當他以為失敗的時候,畫面一轉,出現了一排相當奇怪的文字。

 

 看起來像是平假名跟漢字的寫法,但又無法解讀,乙鹿還奇怪著,莓野野在這時喊了一聲:「幫我去搬管乃小姐的梳妝鏡過來!」

 

 他一愣,不疑有他地跟著莓野野一起跑到時雨的房間,將那個洋式的梳妝臺搬了過來。

 

 比起日本過去常用的略微模糊的銅鏡,現在的鏡子光可鑑人,清楚得很。

 

 在莓野野的指示下,他們將梳妝鏡面對著牆面。

 

 「原來是刻意反著寫的……」乙鹿一愣,發現那些文字實際上不過是反著寫的日文。

 

 那是一份名單。

 

 麻雀集團內部人員。




06、



 「……!」

 

 乙鹿在目光觸及某幾個名字的時候凝滯了數秒。

 

 一開始莓野野就有提及大尉的長輩可能也是名單內的人,所以當他看見和大尉一樣的姓氏的時候並不是那麼震驚。

 

 真正讓他完全愣住的是,鶴見。

 

 名單上的人不是本家的成員,而是一支還算有點勢力的旁系,乙鹿當然見過,見神社事業分不到一杯羹,便從事起了商業,還投資了一些精神病院。

 

 「啊!是委託我的那對夫妻!」莓野野指著上頭其中一排名字說道。

 

 有關名單的畫面又維持了幾秒,接下來的畫面便是名單中的人出入旅店的場景,眾人聚集的房間內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杯子蛋糕,負責端蛋糕的是委託莓野野的那對夫妻,似乎是糕點師傅的樣子。

 

 「那個就是小蛋糕?」乙鹿看著蛋糕塔,想到審訊室內老婦人的話,還有莓野野也曾經提及過這個詞彙。

 

 根據老婦的說法,後天還有一場麻雀集會。

 

 所謂的小蛋糕,還有麻雀到底是什麼?

 

 掌握了這些的管乃時雨到底是怎麼死的?真的是跳樓自殺?

 

 還有知更的來歷……這些事情。

 

 估計只有親自去一趟集會才會知道了吧?

 

 乙鹿嘆了口氣。



                      By冬翎    107/8/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翎 的頭像
冬翎

×冬日飛舞的白翎×

冬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